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社會 >正文

女大學生駕車撞男童未施救:以為沒逮我就沒事

獨木帆 2016-03-25 08:39:52 閱讀:

女大學生駕車撞男童未施救:以為沒逮我就沒事

24日上午,一輛黑色越野車駛進濟鋼交警中隊大院,1女3男,4人從車上走下。至此,備受關注的“3·18”交通肇事案嫌犯歸案。

3月18日晚,上述4人駕乘黑色凱迪拉克SUV,在濟南郭店附近道路上撞飛7歲男童小家研,把孩子扔在路邊綠化帶后逃逸。肇事駕駛員為20歲的在校大學生安 某,扔棄孩子者為車主張某偉,二人系朋友關系。當時,肇事車內另有一名8歲兒童,而令人吃驚的是:事發第二天,車內的4人還帶著這名8歲兒童,淡定地前往位于齊河的歐樂堡游樂場游玩。

女大學生駕車撞男童未施救:以為沒逮我就沒事

扔下孩子后兩人開車跑,兩人撒腿跑

根據4個人的初步供述和沿途的監控視頻,民警還原了事故發生后4個人大致的行動軌跡。讓人沒想到的是,原本以為4個人會做賊心虛,找個地方躲起來或者第一時間躲回家,可他們卻沒有為事故掛懷,第二天還帶著孩子去了趟德州齊河的歐樂堡游玩。

根據家研奶奶董連美的講述,事發后,肇事車上的4個人都曾下車查看,安某和常某下車不久隨即又上了車。“在車上,安某和常某互換了一下座位,也就是說,肇事車逃逸時的駕駛員是常某。”歷城交警大隊交通肇事處理中隊中隊長梁吉銀說。

依然留在車外的兩名張姓男子來到昏倒在地的家研身旁,車主張某偉彎腰抱起了孩子,張某勝則打著電話跟著張某偉一起向道路北側走去。途中,董連美一再請求報警救人,兩人卻不予理睬,張某勝還假意讓董連美回家喊人。

在董連美轉身回家喊人的空當,張某偉順手將家研丟棄在道路北側的綠化帶,撒腿就向東邊逃跑。與此同時,常某啟動車輛向東逃逸。

見車輛撇下自己逃逸,正在打電話的張某勝頓時蒙了。雖然他的家中也有一個跟家研同齡的孩子,但也顧不得施救。由于不熟悉道路,張某勝朝著北方撒腿就跑。而這個方向也是家研回家的方向,從事發地點向北再走200米就是家研家所在的小區。

女大學生駕車撞男童未施救:以為沒逮我就沒事

4人賓館會合,休息一夜后又出去玩

據張某勝事后供述,由于害怕,他一個人在事發地點北邊找地方藏了一個多小時,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從原路返回,經過事故現場,沿著工業北路向東到事前訂好的賓館里跟同伙會合。

“副駕駛的張某偉還是肇事車輛的車主,當天他約了其他人一起來濟南玩,事前已經在現場東邊約兩公里的地方訂好了賓館。”梁吉銀說,事發前安某駕車帶眾人去事故現場西邊的飯店吃飯,事發時幾個人正在回賓館的路上。

后來,常某駕車帶著安某和自己8歲的兒子先行回到賓館,張某偉丟下家研后跑著回到了賓館,一個多小時后,張某勝也步行回到賓館,4人會合后,在賓館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從郭店上高速去了歐樂堡游玩。

對于這一外出游玩的舉動,20歲的肇事司機女大學生安某竟然說:“我以為第二天沒逮著我就沒事了。”

肇事駕駛員是在校女大學生

值得一提的是,常某駕車逃跑過程中,為等候兩張姓男子,曾經在事故現場東邊的山東協和學院南門輔道停留了四五分鐘的時間,這一幕被校門口的監控視頻拍下,為破案提供了重要線索。

為什么選擇在該校門口停車等候呢?原來,肇事駕駛員安某尚在該校就讀。

經過濟南交警的調查,肇事的是一輛德州慶云牌照的黑色凱迪拉克越野轎車;肇事司機安某,現年20歲,濟寧金鄉人,就讀于山東協和學院,持有駕照,但尚處實習 期內,實習期至2016年7月;事發時,坐在副駕駛的是安某的朋友張某偉,男性,29歲,德州慶云縣人;坐在后座的是張某偉的兩個朋友張某勝(男性,30 歲)和常某(男性,32歲)。三人均是德州慶云縣人,雖然不住在一個鎮上,但均從事建筑工程生意,是相識已久的朋友關系。

“除了3男1女外,車上還有一名8歲的男孩,是常某的兒子,跟常某一起坐在后座上。”梁吉銀介紹說,事故發生后張某偉把孩子抱到馬路對面的綠化帶,張某勝在交談中假意讓董連美回家喊人,幾個人趁機四散逃跑。

“事實上,23日晚上,案件就已經算是偵破了,我們跟肇事車主取得了聯系,勒令他們必須在24日上午投案。”濟鋼交警中隊中隊長孫發文說,24日一大早,涉案4人到案。

直到這時,肇事車輛和車上3男1女的神秘面紗才最終揭下。

到案后,民警質問常某:假如被撞的是你的孩子,你會怎么做?常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低下頭,流下了眼淚。

只是,這時流淚已經晚了。事故已經過去了6天時間,小家研依舊在重癥監護室里昏迷不醒。“真不知道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要是讓我見到他們,就是把他們吃了也不解恨啊!”目睹了孫子被撞慘狀的家研奶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直言,這句狠話在心里已不知說了多少遍。

“知道撞人了 一直在副駕上哭”

事故發生的一剎那,肇事司機安某也很害怕。下面是本報記者和她的一段對話:

記者:事故發生時你做了什么?

安某:知道撞人后我不敢看,一直趴在副駕駛座上哭。

記者:你們幾個人分頭逃走,是不是事發后商量好的?

安某:沒有,事故現場我們沒有商量,是到賓館會合后才商量的這個事。

記者:在賓館里,你們是怎么商量的?

安某:他們幾個不讓我告訴任何人,也不讓報警,就當這個事沒有發生。

記者:對于孩子你不覺得愧疚嗎?

安某:這幾天眼前都是撞小孩的情景……

記者:那第二天怎么還有心情去歐樂堡玩?

安某:第二天沒有逮著我,我就覺得沒事兒了,他們也一直勸我說沒事,我就沒再管。

熱點推薦

圖文焦點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