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體育 >正文

凱爾特人、森林狼的防守進步在哪里,騎士的防守差在哪里

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2017-11-06 19:18:16 閱讀:

凱爾特人八連勝。連續八場將對手得分限制在94以下,四場對手不到90。

防守效率每百回合丟97分,聯盟第一。

首發里換了四個人,而能如此,史蒂文斯教練誠神人哉。

史蒂文斯的防守,分兩個班子。

首發班,貝恩斯坐鎮中路,霍福德站4號位,構成軸心。防守端,半場擴防,對持球者領防,避免對方推速度——奧蘭多的暴風,今天只在凱爾特人這里拿到88分,起不了速度。

強側施壓,對擋拆擠過掩護,時刻保持禁區里有一個人,最近者輪轉補位。

這個體系里,各司其職:

——貝恩斯保護禁區,控制后場籃板。

——解放了霍福德,可以掃蕩補位。

——雙杰探花,布朗積極襲擊球,纏繞對方下盤;塔圖姆輪轉補位,靠長臂長腿黏住對手弱側進攻。

——歐文的防守,出了名的單防可以(2016年總決賽纏了庫里七場),見掩護就暈(所以需要特里斯坦補臺);于是史蒂文斯專門給他配了霍福德做上線延阻。

第二班,即小球陣。霍福德站回5號位,斯瑪特和洛奇爾領銜外圍。

斯瑪特在第二班里占據主導地位:他和霍福德都參與無限換防,逼對方單打,逼對方遠射,好推反擊。話說斯瑪特好比鐵門檻,簡直歡迎對方小前鋒錯位來擠壓他——根本推不動。

凱爾特人的兩套防守班子,前一套不動如山,后一套侵略如火。其核心,都是善用了霍福德的靈活性:4號位時,他掃蕩;5號位時,他換防。歐文的單防與下盤、布朗的兇惡、塔圖姆的長臂長腿、貝恩斯的堅實、斯瑪特的全面(他和霍福德仿佛當年的KG+托尼·阿倫)、洛奇爾的敏捷,都被用上了。

之前凱爾特人的缺點,是外圍壓迫過甚,后場籃板疏松。但現在凱爾特人首發陣容大球靠內線保護籃板,二套陣容小球靠兩翼輪轉收籃板。首發陣容有波波維奇之風,二套陣容學多諾萬。

史蒂文斯教練誠神人哉!

凱爾特人、森林狼的防守進步在哪里,騎士的防守差在哪里

巴特勒缺陣的兩場,森林狼被對手合計卷了252分。

但近來五連勝,近三場丟分:98、99、94。

進攻不提,唐斯與維金斯這類天才,不必擔心。妙在防守慢慢找回來了。

錫伯杜教練當年的做派,是防守端窮兇極惡。局部三夾二,弱側快速輪轉。這套路兇猛,但累人。所以錫伯杜麾下傷病如云。

且這套路,場上沒個老將,打不了。維金斯輪轉沒尺寸,唐斯每次延阻都怕犯規似的縮手縮腳。對方球轉兩下,空位就出來了。

這就是巴特勒的價值了。

巴特勒在森林狼不過是進攻三當家,偶爾投籃還不如蒂格多,眼看要四把手。但他在場上,森林狼打得像個樣子,尤其是防守端。

森林狼現在的防守改了點細節,唐斯上提到罰球線等對方,蒂格與維金斯盡量堵中放邊,請對手到翼側中距離去。一旦對手轉移球到弱側,巴特勒和吉布森控制對手弱側第一點,延阻遲滯對手轉移球,等唐斯們返位到籃下;如果對手到了底角,吉布森負責出去輪轉;如果對手弱側企圖突破,巴特勒直接換防。

換言之,巴特勒現在森林狼體系里,是類似于德雷蒙·格林+巴蒂爾般的存在。負責換防,負責輪轉,負責給唐斯和維金斯補位,負責遲滯球,負責黏住本方體系。他和吉布森是防守的大腦與根基,維金斯和唐斯差點兒尺寸也不怕了——有人給補著呢。

這是KG走后,森林狼第一個真正的,場上膠

反面教材,是騎士。

對奇才,勒布朗得57分時我說了句:

騎士做了許多試驗,但實際上除了羅斯的突襲之外,什么問題也沒解決。

所謂問題,再重復一下:

——泰倫·盧的風格,從來不是緊致型。騎士的常規賽防守效率上季就聯盟倒數十位了。

——連續三年總決賽了,老家伙們緊不起來,新的幾位融不進。

——防守端,以前騎士的戰略是防擋拆則夾擊持球者,限制出球,但這個太考驗輪轉,所以本季騎士是讓勒夫(特里斯坦也是)撤后的,結果就是對手可以肆意投三分;糟糕的是,勒夫哪怕墜在禁區,也無法護筐:他今年的任務似乎就是:不失掉籃板位置,籃下隨便吧。

于是,騎士前八場的防守效率,每100回合丟114分,聯盟墊底。

除了后場籃板和不犯規外,別的方面都很糟。

騎士對鷹這場,第四節已經追得很猛了,然而功虧一簣。

話說,前三節,騎士怎么挖的坑?

第一節騎士丟37分。第三節騎士丟37分。

賽后韋德都抱怨了:首發老是挖坑。

第三節鷹曾經一口氣領先16分:靠的是施羅德連得9分。套路一模一樣:鷹清空單挑,施羅德弧頂持球突破,打三分,兩個;逼出換防,強投三分一個。

施羅德、貝茲莫爾和柯林斯三個人合計24個罰球,騎士全隊23個罰球。

施羅德13個投籃28分外加9助攻。

一目了然:騎士就是被突破+三分轟垮的。

羅斯自己的單防不如巔峰期,是一個原因。

騎士的整個防守策略,是另一個問題:

話說,如今全聯盟都在用上線施壓、封鎖三分線、擠過掩護的外圍施壓防守戰略了。

騎士卻反其道而行之:收縮、加點兒換防、長人墜后、意圖保護籃下——結果也沒護住嘛。

長人不對外施壓,外圍也不領防,被動挨打,收縮保護內線,保護后場籃板來試圖推速度反擊。結果就是:外圍一突就破,禁區也沒護住,被全聯盟速度小后衛隨意毆打。

對奇才一場,騎士試圖對沃爾用過上線夾擊,封住了沃爾的個人進攻,但還是任他送出15次助攻——弱側補位太慢了,而且沒有護筐長人。特里斯坦缺陣,更是雪上加霜。

對鷹第二節,騎士一度擺五人小球,勒布朗防守端已經去站中鋒位了,用上了無限換防,但基本談不到補位。

如上所述,凱爾特人那里就堅持半場擴大領防持球者、擠過掩護、強側收縮、內線到中位來延阻、弱側輪轉。所以防守依然出色。

森林狼那里錫伯杜這么執拗的教練,也在因材施教,改變以往招牌的局部三夾二,而采取堵中放邊,內線到罰球線延阻,弱側補位逼迫對方走底線的套路。

而騎士還處于:

“羅斯你一個人守持球者,大家各自看著各自的人,內線也不必上線延阻,別去封上籃路線,就掛在籃下準備收籃板吧,如果對方突到籃下呢,就大家一起補籃下,不要管三分線啦”的策略。

好處是騎士基本不丟后場籃板,壞處是,就他們這種各防各、不延阻、翼側直接用換防解決問題的套路,也抓不到多少后場籃板——全都被投進了。

別的球隊盡量在鐵鎖連舟環環相扣,善用到每個人的優點,而且多少要有傾向:要么主打護筐(馬刺系),要么主打施壓(多諾萬系),要么兩者兼備(凱爾特人兩套陣容)。

而騎士筐既不護,壓又不施。哪里不懂點哪里,所以對方組織后衛大概也覺得:so easy。

看看本季打騎士,對方組織后衛都是什么數據:

對步行者,科里森10投9中25分7助攻。奧拉迪普23分7助攻。步行者全隊三分球26投16中。

對鵜鶘,霍樂迪17投12中29分7助攻。鵜鶘三分球33投13中。

對網,丁維迪耶22分6助攻。

對魔術,奧古斯丁27分鐘內6個投籃12分10助攻1失誤。

加上施羅德的13投9中28分9助攻。

So easy!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