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文化 >正文

散文:重訪木鎮

全新版散文福地 2018-05-04 08:48:03 閱讀:

散文:重訪木鎮

駕駛著自己的“烏龜殼”,決定完成自己多年的夙愿……重訪木鎮。行駛在高速路上,車開得很慢,任由他人超越,放任自己的思緒:那石板街道,街道邊流清澈的溝渠還在嗎?能遇見挑著尖尖小船,船上站著鸕鶿的漁人嗎?能看見身處悠閑庭院,一杯清茶、幾塊酥糖的老者嗎?……

導航告訴我,木鎮已經到了。停好車,收拾起思緒,準備找尋與記憶中一一對應的地方。眼中的街面充滿著城鎮化進程的氛圍,擠擠挨挨的是滿目的店鋪,賣水果、賣服裝、賣電腦的,臺球室、麻將室也充斥街的兩旁,心中一陣涼意……記憶中的那個木鎮真的已經遠去了嗎?

多番打聽,仍沒有人知道許奶奶其人,打電話問媽媽,也只知道許奶奶夫家姓許,本人姓蔡,其他沒有更多訊息。干脆,自己去找尋歲月的痕跡吧!

向南一直走,漸漸能看見街道兩邊夾雜著一些老房子:土制青磚,整塊石頭鑿成的門框、門檻。忽然,發現一棵直徑有近一米粗的古樹,樹干上長滿了青苔,它應該是老鎮變遷的見證者,可惜它不能向我傾訴。鎮的西面,我發現了一座石橋,石制的欄柱零落的、歪斜的、參差地站立著。橋下的河水很淺很淺,但里面居然有許多小小的魚兒,走近前去拍照,小魚兒雖略有下潛,但并不躲藏,仿佛告訴我,它們是小鎮古樸的最后的堅守者。

在老街的一角,遇見一位稍長幾歲的居民,遞上一支煙,話匣子一下便打開了,熱心的他指引著、訴說著:曾經的石板街道,已經變成凄涼、冷清的土路;曾經的溝渠,已被水泥、黃沙層層掩蓋;曾經的漁人,早已變賣了小船和鸕鶿,或許已是某一間店鋪的原始資本;曾經的庭院,已改換門庭,變成了鋪面的門臉。

告別熱心的向導,在老街的另一隅,見院墻上用白漆寫著四個不大的字:張記糕坊。循著一絲香味,向內探訪。糕坊前面兩進房子有些存舊,經過不大的院子,后面才是作業區,院子里種了兩棵“掛掛蘭”樹,果子已下市,樹也失去風采。糕坊的主人——老張,有些謝頂,今年61歲,自打一懂事便從祖上學習、繼承了制作糕點的手藝,據他說他的絕活是制作“蛤蟆酥”。之所以叫蛤蟆酥,是該糕點制作有時節性,每年只從立春之后青蛙開始鳴叫時起制,至五月中旬天氣逐漸轉熱時止。想買一點品嘗,老張很是抱歉——他的蛤蟆酥兩天才能出一次成品,今天出的貨已全部被預訂,要等后天才有。攀談中,他掀起白鐵皮制作的糕點盒,拿出作為下午茶的僅剩的兩塊蛤蟆酥中的一塊,熱情邀我一嘗,果然味道不錯,一番贊許。或許是老張覺得遇到了懂得他堅守這一份手藝的知音,他決定從別人預訂的貨中勻一斤給我。在得知我也認識“掛掛蘭”樹后,他又送了我一小瓶掛掛蘭的干果,"這小東西養肝的,市面上買不到,泡水喝,好!",老張說。

離開糕點鋪,在街上找了一家干凈的店鋪,點了一份煲仔飯當做午飯。吃完飯,坐在街頭的條石凳上,想一想,雖然此番重訪故地,景致早已時過境遷,但純樸的民風,不失為失望中一絲慰籍,也算不虛此行吧。天,下起了小雨,回去吧。再見,木鎮!再見,心中的木鎮!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 福建福彩混合走势图 内蒙古快3开奖助手 扎金花真欢乐百乐门 2018七星开奖结果表 一肖中特规律 百宝彩湖北快3 捕鱼达人2电脑版 凤凰彩票平台下载安装 买马46开奖结果 北京快3开始截止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