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歷史 >正文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黨史博采 2018-08-09 10:35:55 閱讀: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蓮花星火一支槍,井岡建師緊跟黨。艱苦奮斗南泥灣,黑山拼搏敵膽喪。抗美援朝勝強敵,老山奉獻美名揚。所向無敵百戰百勝,紅軍師威名傳四方。”——引自該部軍歌

四野紅軍師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47軍139師歷史悠久,戰斗作風英勇頑強,攻防兼備,是47軍第一主力師。其前身是1930年10月組建的湘東紅軍獨立第1師,后發展為紅8軍、紅6軍團,創建了湘贛邊區革命根據地,參加了紅二方面軍的長征,立下赫赫戰功。1937年8月紅6軍團改編為八路軍120師359旅,轉戰冀西和晉東南,后回師延安保衛黨中央,以參加南泥灣大生產運動而聞名于世。1944年9月,359旅抽調717團兩個營、718團全部、719團1個營及補充團、特務團組成八路軍獨立第1游擊支隊(即南下1支隊),由旅長王震率領南下華中。1945年5月,以留陜北的359旅機關一部,717團1營,719團1、3營,特務營組成八路軍獨立第2游擊支隊(即南下2支隊),由旅參謀長劉轉連和副政委晏福生率領繼續出發,當進至河南新安縣,適值日本投降,8月奉命轉赴東北。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東總直屬359旅旅長劉轉連中將。

1945年10月,南下2支隊抵達遼陽,編入東北人民自治軍并恢復第359旅番號,旅長劉轉連,政委晏福生。部隊進行擴編,補齊建制。1946年1月,359旅開赴北滿合江地區剿匪,與哈北軍分區部隊合并整編為吉黑軍區(北滿軍區)獨立第1旅,下轄7個團,是當時東北我軍編制最大的一個旅。同年5月恢復東北民主聯軍第359旅番號。1947年1月改稱東北民主聯軍獨立第1師,9月編入東北民主聯軍第10縱隊為第28師,1948年1月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第10縱隊第28師。11月,全軍部隊統一番號和編制,該師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47軍139師,下轄第415、416、417團。

415團前身是紅6軍團一部,抗戰爆發后改編為八路軍359旅717團,與第一野戰軍第2軍5師13團(現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4師72團)是同出一脈的紅軍團。挺進東北后,先后改番號為北滿獨立1旅1團、359旅717團、東總獨立1師1團、東野28師82團。該團是47軍資格最老的一個團,具有優良的革命傳統,戰斗力很強,是軍師第一主力團。

416團歷史較短,南下2支隊挺進東北后,抽調干部戰士擴兵組成了718團、鞍山團和遼陽團,后分別改為北滿獨立1旅第2、5、6團。1946年8月,以第6團、旅直炮兵營、教導營合編為359旅特務團。10月,359旅718團(獨立1旅2團恢復番號)調東總后勤部為警衛團,另由第5團和特務團合并組成新718團。后改番號為東總獨立1師2團、東野28師83團。該團成分新,進步快。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東總直屬359旅政委、獨臂將軍晏福生中將。

417團前身是抗戰初期由崞縣獨立團上升的八路軍359旅719團,1945年編入南下2支隊,挺進東北后,先后改番號為北滿獨立1旅3團、359旅719團、東總獨立1師3團、東野28師84團。該團是359旅的老部隊,戰斗經驗豐富,是軍師主力團。

在解放戰爭中,139師和第43軍127師(東野6縱16師)是第四野戰軍兩大紅軍師,在波瀾壯闊的東北戰場上,走過了一段不尋常的戰斗歷程。

轉戰北國千里雪

1945年12月,根據中共中央關于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的指示和東北局部署,359旅在撫順以北地區殲滅土匪1300余人勝利的鼓舞下,奉命北進,擔任松江、合江一帶剿匪任務。東北匪患歷來猖獗,勢力龐大,抗戰勝利后被國民黨收編加委的土匪有10萬余人,北滿地區尤其嚴重,他們堅持與人民為敵,到處攻城奪地,奸淫搶掠無惡不作。創建根據地的首要任務,就是肅清土匪。作為合江地區的剿匪主力,359旅發揚了高度英勇果敢的戰斗作風和刻苦耐勞的精神,采取靈活機動的戰術,為根據地的開辟和鞏固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359旅在北滿剿匪第一仗就是攻打五常,該縣位于哈爾濱以南90公里,是拉賓線上的一個戰略要點,也是土匪的主要巢穴之一。土匪熟悉地理,善于偽裝,容易造成匪民難分。359旅初時摸得不透,缺乏經驗,使用兩個營進攻。土匪一見我軍人多勢重,急忙化整為零,大部分都跑掉了,只消滅了一小部分,這引起了359旅的重視。部隊接著打珠河(今尚志),從深山老林中秘密穿過去,準備出其不意地包圍敵人。但珠河土匪有所察覺,狂傲堅守。戰斗打響后,359旅發現敵火力強大,工事較多,即迅速改變戰法,圍而不進,待查清土匪火力詳細配置后,才發起總攻。用92步兵炮對城墻上的碉堡和火力點實施點射,發發命中,然后輕重機槍一齊開火,壓制敵火力,掩護部隊迅速接近城墻,搭人梯登城,打垮沖散了土匪的防線。當部隊攻入城內,土匪故技重施,又把槍一扔,混入老百姓中。359旅立即采取嚴密封鎖,廣泛發動群眾,展開政治攻勢,讓俘虜揭發檢舉,把冒牌的“老百姓”清查出來,除少數潛逃外,這次戰斗共殲滅土匪近千人,打了一個漂亮仗。

打開珠河后,359旅繼續向哈爾濱以東及以北地區發展,按照“剿匪、建軍和發動群眾相結合”的方針,冒著嚴寒,橫掃匪寇,窮追猛打,又一鼓作氣打下了延壽、方正、通河、依蘭等縣,清剿了木蘭、巴彥、呼蘭一帶土匪。至1946年4月底,共作戰20余次,消滅土匪5000余人,嚴重打擊了土匪的囂張氣焰,初步穩定了北滿的混亂局面。剿匪的同時,359旅(北滿獨立1旅)還在4月參加了解放哈爾濱和5月的四平保衛戰。

1946年6月12日,東北局和東總發出《關于剿匪工作的決定》,要求堅決徹底地肅清北滿地區的土匪,鞏固我黨在東北最基本的戰略根據地。6月下旬開始,359旅717團和719團在旅長劉轉連的率領下,從阿城進至勃利、林口、東安地區,對大股土匪李華堂部、張雨新部、謝文東部等展開大規模的圍剿。359旅首先對東安合擊,匪部一觸即潰,向寶清逃竄,經我連續追擊、攔截、圍殲,數日內斃傷俘匪千余人,繳獲大批槍炮。我軍乘勝前進,解放了密山、虎林、寶清等縣。717團一部,緊緊咬住北竄之殘匪,窮追不舍,穿越了幾百里無人煙的完達山區,日夜不得食宿,一直追到富錦、樺川境內,終將其大部殲滅。

1946年9月,東北民主聯軍抽調主力集中備戰,359旅仍擔任剿匪任務,這時東北各地殘匪已不足2萬,其中合江、牡丹江地區尚存30余股約3400人。該地區土匪經我連續打擊,表現異常狡猾,一觸即逃,白天很難抓住。359旅仔細研究了匪情,決定展開分區進剿,并以地方獨立團為駐剿部隊,主力部隊則擔任機動搜剿,負責奔襲、設伏,或夜間包圍,拂曉攻擊,匪潰即跟蹤追擊,反復搜山,不給土匪以喘息機會。在搜山中,尋找與搗毀匪秘巢,挖凈其糧彈,使其無處藏身。同時在政治上進行爭取瓦解,使匪內部眾叛親離,紛紛向我投降。至1947年2月上旬,合江一帶殘匪被全部殲滅,擊斃103人,俘虜350人,受降879人。大匪首謝文東、張雨新、李華堂等全部就擒,徹底肅清了該區匪患。

359旅在北滿剿匪一年多,共消滅土匪8000余人,受到了東總的通令表揚。但是,359旅進入東北后一直擔負剿匪任務,加之此前在陜甘寧邊區長時間執行保衛黨中央和參加南泥灣大生產,數年來部隊整體缺乏與敵正規軍作戰的經驗,游擊習氣愈重,思想保守,缺乏朝氣,各級指揮員的戰場指揮能力得不到有效鍛煉,部隊戰斗力受到很大影響。

三下江南受批評

1947年1月,北滿我軍為打破國民黨軍“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戰略企圖,積極配合南滿作戰,冒著零下30多度的嚴寒,發起了“三下江南”戰役。359旅除留718團繼續剿匪外,主力乘火車南下至三岔河、陶賴昭一線集結。一下江南中,359旅未直接參加作戰,渡江后只在德惠以東擔負監視和破壞敵工事任務。1月19日,奉命返回江北三岔河,改編為獨立第1師,師長劉轉連(5月由副師長賀慶積接任),政委晏福生,所屬第1、2、3團由原717、718、719團依次改稱。2月21日,獨立1師參加二下江南,于25日晨攻克敵保安9團(欠第1營)據守的步海車站,斃傷俘敵561人。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1947年1月至3月,獨立1師參加三下江南作戰。

3月8日,我軍為反擊過江北犯之敵,發起第三次渡江作戰。獨立1師任務為佯攻靠山屯與切斷敵71軍87師撤回農安的退路,以便我主力殲滅該敵,并負責查明靠山屯敵情。該師主力于9日拂曉進至靠山屯以東之拉馬營子、老邊崗一線。此時敵人已由五家站向靠山屯方向撤退,為保證安全,8時,敵由靠山屯后嶺派出約1個營的兵力,在炮火掩護下,向拉馬營子我1團2營陣地發起攻擊。該營進行反擊,并攻入靠山屯一角,后因腹背受敵又撤了出來,即與敵形成對峙,敵主力趁機加快回撤步伐。獨立1師雖發現敵人撤退跡象,但卻被少數攻擊之敵迷惑,未按照9日東總電示“以一個營抗擊,主力從敵側背打出去”的戰法執行。白天機會已失,夜間又無積極行動,致使當面之敵87師撤走時仍未發覺。這與2縱5師在靠山屯積極主動尋敵、殲敵、調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10日凌晨,2縱5師搜索靠山屯,發現敵88師一部千余人尚未撤走,即停止東進,展開進攻,當日24時勝利結束戰斗。靠山屯之敵被圍后,敵71軍急調87、88師由農安、德惠來援。東總抓住有利時機,當即決定改變原定殲中長路東大房身之敵新1軍5個團的部署,以一部兵力佯攻,將主力1、2、6縱等6、7個師西移靠山屯西南地區,尋機殲滅敵71軍主力。11日,敵87師由萬金塔已進至葦子溝、篙子站地區,企圖增援靠山屯。靠山屯守軍被殲后,該師見勢不妙,急忙分兩路向農安方向撤退。獨立1師接東總電令:“進至靠山屯西南之敵第87師,今明兩日必然向農安逃跑,令獨立第1師應不怕疲勞,不怕飛機,向農安追擊,并于12日拂曉前,趕到農安近郊,截擊敵人,途中遇敵即應猛打,不必等待友軍。”該師于16時由靠山屯后嶺出發,當先頭第3團進抵葦子溝時,即與向農安撤退之敵87師遭遇。但第3團各營連明知敵人撤退,卻不大膽出擊。1營1連與敵并行數百米,副營長王福生竟未敢下令截擊,就將部隊撤離公路。2營5連與敵相遇,尾追5里返回。更嚴重的是,當敵人已乘隙全部脫逃時,師、團均未組織積極追擊,而在葦子溝、東西小城子一線停止前進,眼睜睜地將敵87師放走。獨立1師不執行東總命令,未能完成任務,嚴重影響了戰局,林彪非常生氣:“獨1師怎么搞的,這哪像個主力部隊?”立即通報全軍予以嚴厲批評。

12日,我軍主力在德惠、農安之間的郭家屯、王家車鋪等地,將敵88師全部、87師一部以及71軍特務團、工兵營等敵堵住,全殲6500余人。13日,獨立1師逼近農安。14日,又未執行向農安以南馬家店方向派出一個營偵察的命令。此時,敵新6軍22師和13軍54師來援農安,形勢對我不利。16日,東總命令各部撤出戰斗,回師江北。

三下江南結束后,獨立1師于3月23日在江北之立屯召開軍政擴大會議,認真檢討了葦子溝戰斗教訓,并從上到下整頓了戰斗作風,對畏縮怕死、作戰不積極的干部堅決進行了處理,同時又進行了戰術教育。經過整頓,全師人員決心今后一定打好仗,挽回359旅的聲譽。5月,獨立1師參加夏季攻勢,在攻打長春飛機場的戰斗中,打得英勇頑強,但傷亡也很大。東總表揚該師“戰斗作風較前大有進步”。

因為獨立1師三下江南作戰表現不佳,當時東總編制的“東北民主聯軍主力兵團發展簡歷表”中,對其評價為:“該師是北滿部隊中有老基礎的部隊,戰斗力尚未充分發揚,在運動戰中表現不積極。”甚至到了1949年10月,東北軍區司令部編寫《東北三年解放戰爭軍事資料》時,仍毫不客氣地指出:“該師系東北各部隊中歷史基礎最老的部隊之一,其中有不少為土地革命及抗日戰爭時期之骨干成分,連以上干部絕大多數為關內參軍之老干部,部隊作風甚疲塌,缺乏朝氣,保守性大,進步慢,戰斗作風被動,戰斗力未能充分發揮,其部隊歷史應列入東北各部隊中之主力師,但戰斗力還不如一般老部隊及趕不上進步較快之新部隊。”

黑山阻擊大翻身

1947年8月,第10縱隊組建,獨立1師改為該縱28師,師長賀慶積,政委晏福生。著名戰將、原6縱副司令員粱興初任10縱首任司令員。正是在粱興初、賀慶積的帶領下,28師乃至整個10縱才鍛煉成長為一支能打硬仗、惡仗的鐵軍。這支歷史悠久但卻評價不高的老部隊,在1948年10月決定中國歷史命運的決戰中迎來了一場無比自豪的揚名大仗。

1948年10月中旬,遼沈戰役第一階段取得完全勝利,錦州、長春相繼解放,給國民黨軍以致命打擊。蔣介石決定以廖耀湘兵團繼續自彰武地區南下,企圖與錦西北上之敵南北夾擊,收復錦州,以便掩護沈陽之敵奪路逃回關內。10月19日下午,東野急令10縱進至黑山、大虎山,選擇陣地,構筑工事,頑強死守,阻擊敵人,掩護主力到達后聚殲該敵。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黑山阻擊戰中我炮兵部隊陣地。

黑山、大虎山是控制沈陽至錦州這條走廊的兩扇堅實鐵門,敵廖耀湘兵團無論向哪個方向行動,南出營口、北退沈陽或繼續西進錦州,都以先攻占黑山為有利。廖即命71軍兩個師和207師第3旅并配屬兵團兩個重炮營于21日拂曉向黑山攻擊。此時,我10縱已于20日到達指定地域,部署為:28師在黑山城一線設防,29師和30師為左右翼,分別負責蔣家店和大虎山防御。整個縱隊在25公里的半月形地段上,已陳兵布防,扼住了黑山、大虎山這兩扇大門,阻斷了敵人西進。各師團開始全力搶筑防御工事。

28師師長賀慶積組織干部查看完地形后,決定以84團團直帶兩個營,擔任師主陣地城北高地的防御;另一個營擔任師右翼陣地城東高地的防御。83團派1個營固守大白臺子,作為師的左翼陣地。該團2營7連于尖山子監視敵人,掩護主力構筑陣地。師屬山炮營部署于城北高地,直接支援主陣地的對敵作戰。主力82團為師預備隊集結于城東高地西側。

23日上午9時,我28師83團7連與敵先頭部隊在尖山子前哨陣地打響,該連以靈活多變的戰術,打退了敵71軍91師兩個營的5次進攻,大量殺傷并遲滯了敵人,黃昏后撤出陣地。當日,林彪、羅榮桓、劉亞樓致電10縱:“務須使敵在我陣地前尸橫遍野而毫無進展,只要你們守住黑山三天,西逃之敵必遭全殲。”

24日,廖耀湘集中7個師(旅)兵力,在200余門重炮和200余架次飛機的火力支援下,向黑山、大虎山發動全線攻擊。第71軍、新1軍從黑山以北尖山子、拉拉屯一線由北向南攻擊;新6軍之新22師向大虎山迂回攻擊;第207師第3旅和新6軍169師向黑山以東之高家屯一線陣地實施主要突擊。我28師部隊堅守101、92、90、石頭山等高地,頑強抗擊敵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擊,工事毀而復修,陣地失而復得。堅守101高地的第84團第2營,與敵207師第3旅反復沖殺10個小時,最后只剩20余人,仍進行了5次肉搏戰。有些連隊則全部壯烈犧牲。敵也傷亡慘重,仍被阻止在高家屯一線陣地以東。向黑山西北和大虎山方向攻擊的國民黨軍,分別在我29師和30師等部的頑強抗擊下寸步未進。當晚,82團接替101高地防御任務,師長賀慶積亦到城東高地開設前方指揮所。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黑山阻擊戰中,28師堅守101高地。

25日8時,敵王牌主力新6軍169師和207師第3旅再次向黑山發起猛烈攻擊,敵炮兵向我城東高地逐次集中射擊。剎那間,爆炸聲如滾雷般響成一片,一團團濃煙烈火騰空而起,整個高地籠罩在煙霧之中。炮火一停,敵蜂擁而上,迎接他們的是勢如驟雨的集束手榴彈和密如火網的機槍火力,敵人一片接一片地倒在我軍陣地前。敵惱羞成怒,加大兵力和火力,在我石頭山陣地一個排與其白刃搏斗時,突然發炮轟擊,將陣地上雙方人員全部殺傷以奪取陣地。又先后用幾個營的兵力三次夾擊我82團5連據守的92高地,敵傷亡慘重,我亦全部犧牲。于是,更激烈的戰斗在101高地再次展開。

11時開始,敵169師傾全力進攻101高地,他們將進攻部隊組成多梯隊,每次以兩個營以上的兵力,在督戰隊的威逼下,發起波浪式的沖擊。每次沖擊受挫,即以大炮猛烈轟擊,接著又以第二梯隊連續沖擊。陣地上的我82團2營,在營長侯長祿沉著指揮下,殺得敵尸遍布山頭,擊退敵進攻20余次,堅持到下午14時,又打垮敵拼湊起的“敢死隊”和由軍官組成的“效忠黨國突擊隊”,2營已不足百人。到16時,終因彈盡人寡,被迫撤出陣地。形勢危急,16時20分,28師組織了5個連的兵力,向101高地發起猛烈反擊。敵難以固守,在我炮火打擊下,傷亡慘重,我攻擊部隊勇猛沖殺,與敵展開近戰,將101高地奪回。當夜21時,城東失守高地也全部收復。這一天,除101高地浴血奮戰外,83團3營據守的大白臺子也打退了敵91師的6次進攻,牢牢守住了陣地。

26日拂曉,野司發來急電:“東進主力已到達,敵已向東潰退,望即協同主力動作,從黑山正面投入追擊。”這表明10縱已經完成了艱苦的阻擊任務,遼西會戰全面展開。28師判斷敵不會放棄掩護其南逃的101高地,決定以83、84團從黑山正面投入攻擊,82團繼續堅守101高地。果然,天剛亮,敵人又向101高地發起猛烈進攻。我82團1營奮力反擊,連續打退敵人兩次進攻,由于傷亡嚴重,撤出戰斗,101高地又一次被敵人占領。但此時,廖耀湘已率其主力調頭向營口方向突擊,企圖從海上逃竄。占領101高地之敵,頓時陷于慌亂之中,在我炮火猛烈打擊下向東南方向狼狽逃竄。到上午11時,城東高地被我全部收復,101高地又飄起了鮮紅的戰旗。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1981年,梁興初(中)與賀慶積(右)重返黑山阻擊戰101高地。

從26日上午8時起,第83、第84兩個團已投入對廖兵團的圍殲戰。第82團在奪回101高地之后,也迅猛地向敵人實行追擊。各團發揚不怕疲勞、連續作戰的作風,表現了高度的戰斗積極性,殲滅了大量敵人,繳獲了大批武器彈藥和物資。27日晚,遼西會戰勝利結束,廖耀湘“西進兵團”10萬余人全部被殲。

黑山阻擊戰,最終阻住了廖耀湘兵團向錦州推進,為攻錦主力回師北上圍殲廖兵團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受到林彪、羅榮桓等東野首長的高度表揚。在連續3晝夜的阻擊作戰及遼西會戰中,10縱共斃傷國民黨軍8000余人,俘6299人,該縱亦傷亡4144人。司令員粱興初后來回憶說:“黑山阻擊戰之激烈與殘酷,超過以往我親自參加過的任何一次戰斗。”在這次戰役中,28師終于打了一個翻身仗,揚名天下,重現了主力師的風采,全師以傷1623人、亡536人的代價,圓滿完成了作戰任務,共殲敵5304人,俘敵王牌新6軍軍長李濤,繳獲各種槍械1325支(挺),各類炮98門,汽車200余輛。

風卷殘云三千里

1948年11月,10縱28師改番號為第47軍139師,師首長不變,下轄第415、416、417團,整師兵強馬壯,士氣高昂。12月,139師隨軍主力入關進至廊坊地區,擔負阻擊北平國民黨軍可能向天津突圍的任務。1949年4月,139師由河北固安向江南進軍。7月,參加宜沙戰役,解放宜昌。此時,由顏德明、袁福生分別升任師長和政委。10月,為配合四野主力進行的衡寶戰役,47軍奉命奔襲大庸敵122軍。

敵122軍下轄217、345師,人數不多,但作戰狡猾,對地形較為熟悉,其軍部和217師師部駐大庸縣城,345師散布大庸以東澧水沿線的溪口、巖口一線。我47軍以139師負責正面攻擊,由慈利沿澧水兩岸前進,先攻占溪口、魚浦,爾后向大庸推進;141師和140師418團負責阻援和斷敵退路。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10縱部隊參加圍殲遼西廖兵團。

10月14日下午,139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沿澧水兩岸日夜兼程向大庸奔襲。15日拂曉,前衛416團和417團向溪口鎮外的敵345師一個團發起攻擊,激戰兩小時,該敵抵擋不住,向大庸逃竄。139師以417團為左翼選擇小路向大庸追擊敵人,416團繼續按預定路線前進,直插大庸東門,該團3營在師長顏德明、政委袁福生的直接指揮下,占領了城北制高點子午臺,并以炮火封鎖澧水南北兩岸,防止大庸守軍逃跑。

16日上午,139師對大庸完成合圍后,即發起攻城戰斗。當日入暮,天下小雨,417團1營從城墻缺口悄然沖入東門,未遇抵抗,我亦未開槍。途中抓得一名敵副官,得知敵軍長張紹勛已將軍部移至縣中校內。我1營營長閻太云和3連連長曲賢圣帶一個排直插敵軍部。閻太云押著敵副官,通過幾個崗哨,來到學校大門口,戰士們一個猛撲,繳了敵哨兵的槍,直沖入敵軍部辦公室,控制了警衛。解放軍從天而降,敵軍長張紹勛目瞪口呆。閻太云向張紹勛宣布政策,逼其下令守軍繳械投降。這時,416團和417團主力也已全部攻入城內,將敵分割,至22時,大庸戰役勝利結束,殲敵122軍軍部和217師大部,擊潰345師,共斃傷俘敵軍長以下5000余人,繳獲大批武器彈藥。此戰打開了湘西的大門,掃平了解放大西南的障礙,為以后肅清湘西土匪奠定了基礎。

此后,139師馬不停蹄,奉命沿湘川公路向重慶進擊,參加消滅敵宋希濂集團的川東戰役。該師415團于11月12日在黑水壩追擊敵263師,1營3小時疾進60里,猛打猛沖,殲敵1500余人。團主力渡過南漢河,俘敵787團團長以下400余人。11月22日,416團3連進至涪陵東南的白濤鎮,并控制了烏江對岸陳家嘴渡口。23日,該連1排火力攔截了從上游駛來的4只木船,殲滅敵14兵團部一部,活捉了敵兵團司令官鐘彬。我軍主力隨即快速渡江,敵整個烏江防線在我西進大軍多路強攻下迅速崩潰。至12月8日,139師進抵重慶外圍,配合兄弟部隊解放了這座西南重鎮。川東戰役中,139師克服困難,大膽迂回穿插,連續追擊2300里,進行大小戰斗43次,以傷亡381人的代價,斃傷俘敵14000余人,繳獲大批武器、戰馬及船只,圓滿完成任務。

四野兩大紅軍師之一,黑山阻擊重創廖耀湘兵團,使10縱一戰成名

◆川東戰役中,139師向重慶挺進。

1949年12月,139師東返湘西,在47軍指揮下參加著名的湘西剿匪作戰。這次剿匪歷經一年有余,全殲土匪8萬余人,解放湘西22個縣,平定了湘西百年匪患,為人民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湘西當地政府在1951年修建了湘西剿匪紀念塔,高度贊揚和感謝47軍。

1951年4月,第47軍139師編入中國人民志愿軍參加抗美援朝,經受了現代化戰爭的洗禮。1954年9月回國,進駐湘南地區。1958年軍委確定第47軍為全軍戰略預備隊。60年代初期,139師被列入全軍戰備值班部隊。1970年5月,該師從湖南調防陜西,駐守西岳華山。改革開放以來,該師牢記使命,狠抓戰備訓練,在國防施工、抗洪搶險、支援地方建設等活動中,一次次展現威武之師、文明之師形象,贏得“華山腳下一只虎”的美稱。

1985年百萬大裁軍,該師整編為北方甲種摩托化步兵師。1986年4月至1987年4月隨某集團軍赴滇輪戰,打出了國威軍威,有兩個單位和兩名個人被中央軍委授予榮譽稱號。因演唱《血染的風采》而聞名全國的一等功臣徐良也出在該師。1991年2月,中共蘭州軍區黨委確認該師為“紅軍師”,這是對部隊光榮歷史的高度肯定。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