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社會 >正文

從紅燈區走出來的女孩

《境界》 2018-09-10 09:56:05 閱讀:

從紅燈區走出來的女孩

三年后,重訪紅燈區,門口還是同一個拉客大叔。他認出了我,和我打招呼。我沒多說什么,我清楚神與我同在,我站在那就是榮耀祂。我想告訴做紅燈區事工的同工,請別放棄!我們這些女孩不都貪財放蕩,在神眼中我們也值得被愛。果效在神手中,我就是明證。

“我16歲就出來打工了,起先跟著親戚在電子廠做,大半年后因皮膚過敏換了另一家。新工廠里有個30多歲的男工友追求我,對我很好,還做飯給我吃,我也喜歡和他來往。

有一天他妹妹來了,要租房子,叫我一起去幫忙。收拾好,他讓妹妹下樓買喝,隨后在房間里強暴了我。整個過程我很恐懼很害怕,但又不知如何反抗。事后他一再安慰,說一定會對我好,于是我們就生活在一起了。沒多久我懷孕,找了家私立醫院做了人流,他也繼續照顧我。

休息一個月后,他跟我說,想帶我去酒店上班,做妓女。我哭了起來,問他為什么要做這個?他說家里窮,要蓋房子,如果不把家里搞好一點,結婚后就更艱難。我說,我家里是信耶穌的,不能做這個。他反問,誰說信耶穌不能去賺大錢?他問我,想跟他結婚嗎?我說,想。他說,那就做這個,賺錢快。我信了他,以為他會娶我。所以雖然痛苦,還是走進了酒店。”

這是2012年夏天,小玫的噩夢就此開始。

從紅燈區走出來的女孩

再賺多一點錢,我們就結婚

小玫出生在農村,從小父母常常爭吵打架,到她6歲時就正式離婚了。那幾年,曾有基督徒分別給她父母傳福音,父親信主后真的變得更善良了,母親還帶著6歲的小玫去教會接受了洗禮,“但媽媽并沒有真正認識耶穌,生命也沒有改變,而我根本還是糊涂的。”小玫說。

和父親生活在一起的小玫,知道父親是愛她的,但這份愛卻很難體現出來。父親總是出門,很晚回家,小玫常常在孤單和恐懼中度過童年的夜晚,直到成年后仍然不敢開門開窗睡覺。稍大一點后,父親又外出打工,把她送到叔伯家寄養。假期她才有機會去看望已再婚的媽媽。

令人痛心的是,小玫幾乎在寄住的所有家庭中,都曾被男人“欺負”過,包括叔伯、堂兄、繼父,甚至鄰居。許多年后她才知道,這一類的欺負叫做“性侵”。在農村,沒有父母照顧的留守兒童,就這樣長大了。小玫16歲輟學后逃離家鄉,一心想要擺脫這樣的日子。

后來,每當想起騙她去做妓女的那個男人,以及她對他的感情,小玫就有許多委屈和怨恨,“怎么就能讓他這么傷害我、利用我,還以為他愛我呢?就是因為從小沒父母在身邊教我,也不敢跟人溝通,分不清好壞,太想有個自己的家了……他給我做好吃的飯菜,接我上下班,我就幻想跟他結婚。直到我弄清楚,他就是個拉皮條的,設下圈套專門勾引像我這種不懂事的女孩給他賺錢。而且他已經有了老婆。”

對這個男人失望透頂之際,小玫愛上了一個嫖客。他長得很帥,對她又體貼,還說要帶她離開酒店,“找個正經工作,好好過日子”。小玫一頭栽進溫柔鄉,當即答應他的計劃,騙過老板,興奮不已地私奔。

他們一起游山玩水兩三個月,錢包漸空,卻總也不見男友給她介紹工作。小玫心急多問幾句,他就垂頭喪氣地說自己也沒什么錢,普通工作工資太低,根本不夠生活,更別提買房結婚了。“要不,我還回酒店上班吧?等賺夠了錢,我們就結婚。”這次,是小玫自己提出來的,男友喜形于色,立刻安排。此后,小玫依舊很勤勞地“工作”,每一分錢都交給男友。

轉眼到了2014年夏天。小玫所在的城市開始新一波的掃黃行動,昏暗燈光下,一群男女被警方帶走。19歲的小玫也夾在其中。拘留所內,警察挨個兒查問身份、聯絡家人,她在電話里跟父親撒謊,“查暫住證呢,我沒辦暫住證。”幾天后,父親在村里接到了外省派出所發來的通知。那晚,父親爬上自家平房屋頂,整夜跪在地上為女兒哀哭禱告:上帝啊,求你可憐她,求你饒恕她。

這事之后,小玫不能再回原來的酒店了,沒想到男友有高招。他聯絡了國外的賣淫渠道,連哄帶騙把這個對自己癡心一片的女孩兒送到了S國的紅燈區,而他自己則留在國內,坐等收錢。“我還是相信他愛我,相信再賺多一點錢,我們就可以結婚了。所以,我又騙爸爸說,我去賣化妝品了。”小玫說。

從紅燈區走出來的女孩

不要讓我再回到從前

這是S國有名的紅燈區。看似極其普通的幾條老街縱深下去,上百位從中國來的女孩被送進路兩邊不同的店鋪。小玫和其他人一樣,每天除了接客就無所事事。

初到異國,小玫凡事謹慎。有一天,小玫聽到店里的女孩子聚在門外嬉笑,大聲嚷嚷,“哎呀,耶穌來了,耶穌來了!”她驚訝極了,連忙跑出去看熱鬧。隨后才弄明白,女孩子們是指當地的一群華人基督徒——紅姐和她團隊的姐妹們。這個團隊經常帶著自家做的中式飯菜來店里探望她們,聊天分享自己的信仰。一來二去女孩兒們都和她們混熟了。但小玫卻不愿與紅姐認識,“覺得羞恥,害怕人家知道我家里信耶穌,我還做這個……”

小玫逐漸適應了S國的生活。男友的電話是她守在這里的全部動力和安慰。她定期把賺到的錢轉回國內,除了給男友,也寄給父母,然后繼續說些讓他們寬心的謊話。

半年后的某天,她突然聯系不上他。男友從此音訊全無,小玫一下子崩潰了。他有別人了?拋棄我了?出什么事兒了?他和之前那個男人一樣都是騙我的?所有的擔心匯成一種絕望——完了,我不能跟他結婚了,不能有個家了。那我待在這還有什么意思?

心力交瘁之際,小玫給父親打電話。“我當時已經想到自殺了,電話有點跟他告別的意思。我只是問他,為什么人活著這么多不開心呢?我爸就說,你去附近的教會坐坐吧。”這句話好像絕望的黑幕上開了一絲縫隙,小玫立刻想起紅姐,找店里的女孩兒問到了紅姐的聯絡方式。

2015年6月14號,禮拜天,小玫如愿去了教會。進門后,同行的紅姐悄悄在她耳邊說:放心,這里沒人知道你是做什么的,除了耶穌。”當時我的眼淚刷地就下來了,其實紅姐不明白,我心里最難過的就是耶穌知道。”小玫說。

彼時,耶穌究竟與我有什么關系?祂對我這幾年亂七八糟的生活有什么看法?祂真的能幫助我嗎?對于這些問題,小玫還很迷惑。但聚會結束后,她內心卻有非常強烈的確認,她要徹底歸向這位圣潔的救主。那一天,是改變的開始。

隨后,紅姐帶小玫認識了許多弟兄姊妹,大家表現出來的熱情和接納,讓她第一次感到被保護,有滿滿的安全感。她開始和大家學習圣經,更多認識神。小玫還記得,有一次在教會過生日,她從心底向上帝禱告:主啊,只要你不讓我再回到從前的日子,讓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讓我永遠跟這些基督徒在一起吧!

從紅燈區走出來的女孩

我又想要抓住一個男人

7月10號,小玫踏上了回國的班機。從決定離開,到真的離開,中間經歷了激烈的爭戰。紅姐第一次問小玫決定何時離開,她說要半年。第二次她說三個月。結果信主不到一個月,上帝就帶她平安離開了。

紅燈區的女孩兒們大多對小玫的決定嗤之以鼻,“她們覺得去哪都沒這么好賺錢,嫁個老公也可能出軌,最后沒錢養孩子還是得干這個。老板也跟我打賭說,不出三個月我肯定得重新干這行。我狠下決心,到時候過上正常生活一定要回來給你們看!”小玫說。

回國之后,小玫先回老家看望父母。隨后她在紅姐的幫助下,打算去往K市參加一個門徒培訓課程。然而就在出發當天,男友打來電話。

他巧言解釋了一番自己失聯的原因,然后約小玫見面,“我當時對他的感情還沒有完全切斷,還想著說自己先信主,以后再給他傳福音,也許我們還能在一起。所以我跟他說了自己的計劃,結果他馬上就勸我不要去學圣經,我態度堅決,不管怎么樣,我是要跟隨耶穌的。奇怪的是,那天之后他再沒有聯系過我,我就明白,這是魔鬼給我的誘惑和攔阻。而且不久后,上帝讓我偶然得知他其實早已結婚生子,過去一直在欺騙利用我。”小玫回憶道。

順利入學之后,小玫發現,在這里不僅僅是學習圣經知識,更是將她過去近四年的日子毫無遮掩地攤開在上帝面前。各種污穢、扭曲的價值觀、被咒詛的情欲、被金錢捆綁的肉體交易,以及由此帶來的各種身體疾病和傷害。過去的小玫浸泡在黑暗中已經麻木,如今神的公義和慈愛就像一道光照進她靈魂的最底層,掀開流血流膿的傷口,讓她認識到自己不僅是被騙的受害者,同時也是罪惡的參與者。

她為自己的罪流淚痛悔,甚至不斷嘔吐……直到邪靈終于無處可逃。小玫承認,她不僅要在肉體上,也要在靈魂的層面和過去徹底斷絕關系!

培訓課程的負責人曾對紅姐這樣評價小玫,“她對神的話很渴慕,靈命成長很快。”那時的小玫心中充滿了喜樂和熱情,渴望回報那位把她從一切枷鎖和過去中釋放出來的救主。課程結業后,有一家慈善機構愿意給小玫服侍的機會,并支付穩定的薪水。

然而,一年多后,小玫發覺自己有些力不從心。她的職位要求她自信、有效地與人溝通,完成上司交代的任務,而這正是她的弱點。童年的創傷以及過去幾年的非正常生活,讓她面對關系感到不知所措。一旦工作出錯,她又很容易陷入自我否定。

常常被負面情緒困擾,加之沒法安靜讀經、禱告,她的情感需求再次被撕開一個缺口。“我又開始想念過去的男友,或者對工作中認識的男孩子很快動心,想在他們面前表現自己,吸引他們的注意。一出現這種情況我就沒辦法好好工作,回來就自責、難過,倍感孤獨,討厭自己怎么跟正常女孩不一樣!然后,過去污穢的記憶又會回來……”小玫坦陳自己的苦惱在2017年年末堆積得很高。

當時剛巧春節回家過年,禁不住母親一再催婚,小玫答應了和教會某阿姨的兒子相親。本來沒怎么上心,誰知一見面就好像互有好感,連續三天都熱聊。她清楚男生沒有信主,也不知道他的情況,但還是忍不住投入感情。第四天,小玫要回到工作崗位,他們約好保持聯絡。然而,男生就此失聯,電話、微信通通沒有回音。小玫只好聯絡男生的媽媽,那位阿姨很喜歡小玫,所以兩個人開始研究怎樣才能讓男生回心轉意。

“我甚至想要討好阿姨,因為覺得男生可能會聽媽媽的話。我為這件事禱告,拼命向神求一個我想要的結果。我發現自己又回到五年前的邏輯:我很累,結了婚就會幸福,所以我要努力嫁給他。那段時間我充滿焦慮和不安,有天晚上對著窗戶,一陣絕望想要推開窗跳下去。直到一個月后,借著姐妹們的禱告和安慰,還有神的提醒,我才清醒過來,打電話告訴阿姨結束這件事。”

現在回憶起來,小玫還是心有余悸,因為就在她痛苦地想跳窗那晚之后,對面樓上真的有人跳下去了。她看到,原來自己內心對情感的需求跟普通女孩一樣,但魔鬼卻來扭曲人心,毀壞生命。

不久之后,試探再次來臨。她面對某弟兄時敏感到自己的情感波動。這次,她提醒自己克制,先跪下禱告。接著,她讀經,那天剛好讀到馬太福音第一章,約瑟以為馬利亞行為不端想要暗暗地休了她,結果上帝的心意卻是要他和馬利亞一同撫養圣嬰。“讀到這里,我的心好像一下子打開了,主的安慰充滿了我:會有一個合我心意的弟兄來愛你,他起初嫌棄你的過去,但最終你們會清楚這是我的心意,使用你們兩人一起來作工。”

自從那次以后,小玫慢慢清晰了神的心意,不再焦灼。她知道自己全然在主手中。

從紅燈區走出來的女孩

重訪紅燈區

2018年7月,紅姐邀請小玫回S國探訪,有一點休息和充電的時間。她是紅姐接觸的所有紅燈區店鋪的女孩中第一個愿意全心跟隨主、完全脫離過去的人。此時,距離上次離開已經整整三年了。

從S國機場出來,小玫感覺像做夢一樣,內心充滿了激動和喜悅。一來一回,地方沒變,她的生命卻已翻轉。她住在紅姐家里,見到以前的弟兄姊妹,工作的疲憊一掃而光,再次深深感覺自己是被主所愛著的。

幾天之后,紅姐陪她去見了當年店鋪的老板。在咖啡館里,老板見到小玫很不好意思,因為當初他料定小玫“不出三個月就會后悔”,結果一晃三年。他承認小玫是唯一一個真正受祝福、生活得很好的女孩子。“大多數人回國就結婚了,但是錢花光后,她們就被丈夫逼著再去賣。即使離婚了,還是逃不掉賣淫的命。”老板說,他現在真正看到,小玫選擇耶穌的確給她帶來了不一樣的祝福。

“去之前想給他傳福音,見面之后我覺得我站在那里就已經是見證了。當他跟我說話,我就看著他微笑,沒有太多情緒。想起當初離開時還有點像賭氣,要過得好回來給你們看,但那時我感覺自己像復活的拉撒路一樣,不需要再做什么。”小玫說。

見過了老板,紅姐挑戰小玫跟志愿者一起回去紅燈區探訪。這原本也是小玫回S國的計劃之一,自從她在慈善機構工作后,心中一直對留守兒童和紅燈區的服侍有很深的負擔,她相信自己過去那些糟糕不堪的經歷,在上帝的手中可以成為別人的祝福。但真要踐行,魔鬼的攻擊又讓她充滿恐懼、退縮不前。

臨行前一晚,小玫和紅姐一家去海邊散步。談及是否預備要參與服侍,小玫雖愿順服,但內心仍想逃避,“因為那個地方太可怕了”。于是,她再次向神流淚禱告:主啊,你若要我去,就讓我有平安。結果禱告完睜開眼睛,就看到海上開過來一艘小船,她一想到耶穌和自己同在船上,心中即刻涌出平安。隨后,她打開手機里下載的《荒漠甘泉》,當天的內容正好是耶穌行在海面上,讓彼得下來憑著信心行走。當下,有句經文從心里冒出來,“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晚上回去睡覺,又開始害怕,睡一會兒就聽到尖叫或車的聲音而驚醒。早起頭疼,心中雖明白神要她去,但還是軟弱,所以她為下午的探訪禁食禱告。臨走前,又一段經文浮現,“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至此,小玫被神的話語大大安慰、提醒和建立,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再去是以決然不同的身份。

“終于,我走進了那條熟悉的老街,跟志愿者把做好的飯菜、小吃和福音單張一家家送去給那些女孩子。路過當年我在的那家店,門口還是同一個拉客的大叔,他認出了我,是你嗎?你回來啦?我說,是我,我回來了。然后他指著門口兩棵節節高給我看,那是我三年前種的,現在長得很壯實,紅姐說就像我現在的生命一樣,信主了,過得更好,不斷成長。按規定,我不可以直接進店去見那些女孩,所以我笑著跟拉皮條的大叔揮手再見。神沒有讓我多說什么,我清楚上帝與我同在,我站在那里就是榮耀祂。”

小玫在S國待了一個月,除了休息,也參與一系列門訓課程。她再次清理生命中泛起的沉渣,覺得自己對于性、愛情、婚姻的認識不清,對人的倚賴太多。三年前,她曾在這兒殷切地向神呼求,“讓我永遠都和基督徒在一起吧”!如今,神帶她自己打碎這樣的渴望,“如果我只要跟基督徒在一起,而不是和基督在一起,我就是在拜偶像了。”重回傷心地,反而重燃她侍奉的熱忱和勇氣,她清晰地知道神呼召她給留守兒童和紅燈區的女孩子們傳福音。

暑假即將結束,孩子們的開學季又來了。紅姐剛剛發來的消息,一家專門做留守兒童幫扶的機構同意栽培小玫,并為她制定了一年的實習計劃。小玫說,她已經正式從慈善機構離職,帶著期待和忐忑,奔赴下一個工場。

“過去真的不敢想,像我這樣的人還能有別的出路嗎?還能有價值?還能去幫助別人嗎?但現在,在主里不可能的事都變成現實。我真的很想告訴那些正在做紅燈區事工的同工們,我知道,這項服侍很難,但是千萬不要放棄。我們這些女孩兒不都是貪財的人,也不是天生放蕩,在上帝眼中,我們也值得被愛。你們只管去做上帝叫你做的,不要灰心,祂總會讓你看見果子,我就是明證。”小玫特別補充。

(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熱點推薦

圖文焦點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