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歷史 >正文

甘渭漢簡歷,甘渭漢開國中將,一條殘腿走完長征路!

黨史博采 2018-09-15 12:11:29 閱讀:

甘渭漢簡歷,甘渭漢開國中將,一條殘腿走完長征路!

甘渭漢(1908~1986),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先后參加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斗爭、長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為中國革命和解放事業立下了不朽功勛。甘渭漢具有豐富的軍隊政治工作經驗和出色領導能力,是我黨我軍杰出的政治工作者。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反“圍剿”斗爭中險失一條腿

1908年8月,甘渭漢出生于湖南平江黃龍鄉和平村。小時候家里十分貧苦,他給人放過牛,當過理發學徒,過著食不果腹的日子。1925年大革命運動席卷湖南各地,農民運動如火如荼。青年甘渭漢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于1927年9月參加了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起義失敗后,他返回平江北鄉組織黃龍山游擊隊,開展武裝斗爭。此時,革命處于低潮,曾經被打倒了的土豪劣紳卷土重來,甘渭漢決心為民除害,打擊其囂張氣焰。

當時,黃龍地區有一個名叫鄧忍伯的大財主,他勾結軍閥,大肆鎮壓農民運動,成為革命群眾的兇惡敵人。大年三十那天,甘渭漢組織20多名游擊隊員,攜帶僅有的8條步槍,悄悄潛入磐石莊,趁鄧忍伯在祠堂祭祖時將其包圍并擊斃。這一消息大快人心,黃龍地區革命運動迅速高漲起來。隨后,甘渭漢又率游擊隊加入攻打平江縣的“二月撲城”運動。這次進攻雖然受挫,但打擊了國民黨統治者的反動氣焰,推動了革命形勢的發展,并在縣城周邊的農村地區建立了工農政權。

1928年7月,彭德懷、滕代遠、黃公略等共產黨人率部在平江起義,起義軍改編為工農紅軍第5軍。甘渭漢率游擊隊加入紅5軍并開赴井岡山,同紅4軍會師后改編為紅4軍第30團。此后,甘渭漢跟隨部隊轉戰湘鄂贛邊區,先后參加了攻打平江、修、通山和長沙等戰斗,經受了戰火考驗,磨礪了意志,逐漸由一名普通的紅軍戰士成長為基層指揮員,先后擔任連黨支部委員和大隊士兵委員會委員長、排長等職務,不久又出任新組建的紅3軍團特務營迫擊炮連政治委員。

贛州戰役結束后,甘渭漢被組織派到紅3軍團教導營政治隊學習,結業后被分配到紅5軍擔任直屬隊政治處主任,不久又晉升為紅2師的團政治委員,后改任紅4師的團政治處主任。盡管職務變動頻繁,但甘渭漢都是愉快地服從組織的安排,無論參加什么戰斗,他都身先士卒,勇猛頑強,為此深受紅4師政治委員彭雪楓的賞識。

甘渭漢簡歷,甘渭漢開國中將,一條殘腿走完長征路!

◆甘渭漢任紅29軍政治委員半身照。

1933年9月,蔣介石調集50萬大軍對中央蘇區展開第五次“圍剿”。此時,甘渭漢正跟隨彭德懷指揮的東方軍在福建一帶與國民黨十九路軍殊死作戰。直到反“圍剿”斗爭開始,中央才倉促調東方軍北上保衛蘇區。11月,東方軍根據中央命令在滸灣地區向國民黨軍重兵集團發動進攻,時任團政治處主任的甘渭漢隨紅3軍團所屬第4師在八角亭一線構筑陣地,由于遭到國民黨軍優勢兵力反擊而出現重大傷亡,彭雪楓負傷。甘渭漢也被子彈穿透左腳,打斷動脈,血流如注。由于受醫療條件所限,衛生員僅能給甘渭漢勉強止血,但要徹底止血,必須進行動脈縫合手術。在當時條件下,這幾乎無法做到。醫生提出,為了保命將不得不截掉他的一條腿!甘渭漢咬牙同意了,為了能夠繼續革命,舍得一條腿又算得了什么?正在療傷的彭雪楓聽說這一情況后,不顧自己的傷痛,迅速請來紅3軍團衛生部的醫務主任饒正錫,要他想盡一切辦法保住甘渭漢的這條腿。饒正錫在極其簡陋的條件下為甘渭漢成功實施了動脈止血手術。由于沒有麻醉劑,甘渭漢疼得大汗淋漓,但他憑著堅強意志沒有喊叫一聲。

甘渭漢傷愈后,調任中革軍委總政治部干事,負責了解和掌握軍委各機關的政治工作和紀律檢查情況,這為他后來主持軍隊紀委工作打下了堅實的業務基礎。1934年9月,甘渭漢調任紅8軍團政治部組織部部長,其后跟隨中央紅軍開始了艱苦卓絕的長征。期間,他先后出任紅8軍團第23師政治部主任,紅3軍團的團政治委員、政治處主任、教導營黨支書記等職。由于傷腿的影響,甘渭漢在長征途中歷經磨難,忍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但他始終以頑強的意志和樂觀的革命精神,沒有叫過一聲苦。到達吳起鎮后,甘渭漢調任軍委后方政治部組織科長,不久升任政治部組織部部長。

瓦窯堡會議后,中央根據時局變化,制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總政策和軍事戰略。甘渭漢積極貫徹中央關于“猛烈擴大紅軍”的指示精神,在陜甘地區開展聲勢浩大的“擴紅”運動,使紅軍主力得以迅速擴大、充實。1936年3月,紅29軍正式組建,甘渭漢任軍政治部主任,不久升任軍政治委員。5月,甘渭漢和29軍副軍長謝嵩率部在宜川、延長一帶同國民黨軍作戰,后奉命挺進白水、洛川一帶,牽制國民黨東北軍和西北軍大量兵力,圓滿完成策應紅軍主力東渡黃河的任務。經過連續作戰,甘渭漢率部協同地方紅軍和游擊隊,打退了進犯蘇區的國民黨湯恩伯部,收復延川、瓦窯堡等地。在一次戰斗中,甘渭漢再次負傷,一顆子彈穿透他的肺部。他在后方療傷期間,周恩來專程前來看望,鼓勵他養好身體、多打勝仗。傷愈歸隊后,甘渭漢又根據上級指示,率29軍開赴定邊一帶接替28軍防務。到達定邊后,甘渭漢和軍長謝嵩一道,在大力開展抗日統一戰線工作的同時,開始整治混亂的當地秩序,先后擊退進犯的馬鴻奎部,殲滅土匪范玉山的騎兵營,有力促進了定邊的社會穩定,也為紅軍主力部隊在此休整創造了較好的環境。

長垣攻堅戰充分展露軍事才華

抗日戰爭期間,甘渭漢先后擔任八路軍后方留守處警備第2團政治委員、129師385旅政治委員等職。

抗戰結束后,甘渭漢擔任中共晉冀魯豫中央局黨校副主任(副校長),著手培養軍政干部。1946年6月,蔣介石撕毀停戰協定,對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根據中央指示,黨校停止招生,部隊準備作戰。其后不久,甘渭漢調任晉冀魯豫軍區政治部主任。他認真領會中央關于開展解放區自衛戰爭、堅決粉碎國民黨軍進攻的重要精神,積極貫徹軍區司令員劉伯承和政治委員鄧小平的指示,組織政工干部深入部隊進行政治鼓動,幫助部隊認清形勢,號召全體官兵把思想統一到貫徹中共中央指示和實現中央軍委的戰略意圖上來。根據軍區統一部署,甘渭漢協助組織部分兵力和地區武裝為主力部隊作戰提供堅強保障。

甘渭漢簡歷,甘渭漢開國中將,一條殘腿走完長征路!

◆1938年7月,甘渭漢(前排右二)在延安參加八路軍后方留守兵團暨邊區保安部隊第二次首長會議合影。

1947年7月,甘渭漢擔任冀魯豫軍區副政治委員,跟隨晉冀魯豫野戰軍轉入外線作戰,準備挺進大別山。為了打開豫北局面,軍區決定抽調太行、冀魯豫兩個軍區的部分兵力和地方武裝組成豫北指揮部,由甘渭漢任政治委員,著手殲滅內線國民黨軍,拔除分散孤立之敵。這一時期,甘渭漢的軍事才華充分展露,他參與指揮的長垣攻堅戰就是一個突出戰例。作戰發起后,甘渭漢采取我軍擅長的“圍城打援”戰法,指揮部隊對長垣縣城發起佯攻,同時在長垣縣城以西地區設伏,伺機殲滅前來增援的國民黨軍。果不其然,駐守新鄉的國民黨軍抽調6000余人前來增援。但是,由于我軍停止攻打長垣,敵援軍擔心有詐,遂就地構筑工事,準備與我軍打一場陣地戰。為爭取在運動中殲滅敵人,甘渭漢和其他軍區領導通過分析敵情,決定兵分兩路,引出洞。敵援軍果然被我調動起來,在馮付集地區與我軍展開遭遇戰。經過激戰,國民黨軍遭受重創。與此同時,甘渭漢等指揮部隊對長垣縣城圍而不打,轉而對附近村鎮逐點拔除,先后攻克淇門鎮、新鎮、封邱和延津等地。待長垣守敵陷入孤立無援之際,甘渭漢等指揮部隊發起突然猛攻,敵人措手不及,迅速潰敗。長垣這座國民黨軍長期堅守、工事完備的縣城終于獲得解放。

1948年7月,甘渭漢調任華北軍區第14縱隊政治委員。剛一上任,他就和縱隊司令員韋杰率部轉戰豫北,先后政治瓦解駐守新鄉的國民黨軍一部,并肅清了當地的國民黨殘兵和土匪武裝。1949年1月,14縱隊根據中央軍委命令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70軍,甘渭漢任政治委員。不久,他協助軍領導指揮部隊解放輝縣,俘敵1000余人。甘渭漢等率部乘勝前進,迅速攻克安陽,和平解放新鄉。接管新鄉后,甘渭漢出任新鄉軍事管制委員會主任,著手摧毀反動政權,清肅國民黨殘余勢力,迅速穩定了局面,為新鄉的城市恢復創造了有利條件。

經過解放戰爭的磨礪,甘渭漢成長為一名軍政合一的杰出人才。

建國后在紀檢工作中鐵面無私

在從事軍隊政治工作的長期實踐中,甘渭漢堅定貫徹黨的干部路線和政策,堅持按軍隊建設實際需要選拔任用干部,從不任人唯親,而是選賢任能,公道正派。他在考察干部過程中堅持走出辦公室,走進群眾,把宿舍、會場、病房、食堂當作接觸干部、了解干部的場所。

甘渭漢在開展干部工作中一向秉公用權,堅持客觀公正,不徇私情。1955年,中央軍委開展評定軍銜和頒發勛章獎章的工作。甘渭漢時任沈陽軍區副政治委員兼干部部部長,恰好主管這方面的工作。他認真領會和把握中央軍委發布的有關文件,組織工作人員認真學習有關規定,明確工作流程、執行標準和批準權限。為了盡最大可能做到客觀公正、公允和平衡,他親自主抓這項工作,廣泛宣傳軍銜制度和頒發勛章獎章的目的和意義,并十分注意開展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在他的努力下,軍區授銜工作有條不紊,并借此調動了干部們的工作積極性,鞏固了團結,相當于在軍區開展了一次特殊的思想政治教育活動。

甘渭漢從事政治工作歷來講原則,嚴守干部工作的政治規矩和辦事程序。在出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后,他為軍隊紀律檢查機構的建立和黨風黨紀建設做了大量的組織領導工作。他認真貫徹紀檢工作指導方針,堅持“有‘左’反‘左’、有右反右”的原則,堅持真理標準,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對待和處理具體問題。他深知,思想政治工作不是教條式的命令,也不是程序化的談話,而是承載著政治工作者對同志的一腔熱誠和無私的革命情懷。有位干部因蒙受冤屈而心情苦悶,長期閉門不出。甘渭漢了解情況后,兩次登門拜訪但都吃了閉門羹。第三次他冒雨上門,但始終沒有人回應。甘渭漢清楚地知道:門內并非無人,而是心冷了,一個革命者還有什么比被自己人冤屈更痛苦的呢?他對著門內誠懇地說:“我是甘渭漢,你今天不開門,我就不走了!”大雨傾盆,雨水打濕了他的衣服,也模糊了他的視線。那位干部終于被感動了,他含著淚水打開了門。從此,他心里的堅冰融化了,人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和活力。

作為一名紀檢干部,甘渭漢敢于堅持原則,不怕得罪人。1980年1月,甘渭漢調任總政治部副主任兼我軍紀律檢查委員會(后改稱中央軍委紀委)書記。他衷心擁護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的決策部署,堅決擁護我黨和我軍全面加強黨風黨紀建設的重大舉措,積極投身黨的紀律檢查工作的組織領導。他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中強調,打鐵還需自身硬,紀律檢查干部必須自身素質過硬,經得住考驗,同時也決不能讓作風品質不好的人來做紀律檢查工作。他要求紀檢干部嚴于律己、以身作則,凡是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不許別人做的,自己首先不做;要敢于堅持原則,立場要堅定,旗幟要鮮明;要發揚“五不怕”精神,敢于向一切不良傾向作斗爭;工作要深入實際,調查研究,發現問題及時解決;要密切聯系群眾,傾聽群眾的呼聲。他還對紀檢干部提出了具體的標準要求。

甘渭漢簡歷,甘渭漢開國中將,一條殘腿走完長征路!

◆甘渭漢(右一)看望紅軍烈士親屬。

甘渭漢在擔任總政治部副主任和軍委紀委書記時,堅持干部能上也能下的原則,并拿我軍歷史上的編制調整為例來開展政治工作。1983年10月,甘渭漢出訪朝鮮回國,途經丹東時順道看望駐守該地的某部572團。他與團領導會談時,深情地回憶起該團的光榮歷史。該團前身是紅軍13團,由于戰爭期間減員嚴重,紅7軍縮編為紅3軍團的第5師,后來又縮編為紅13團。這樣一來,師長改任團長,團長改任營長,職務都降低了。彭雪楓就是由師長改任團長的,甘渭漢本人也是由團政委改任團政治處主任的。他又說,黨中央當年把陜北主力紅軍改編為八路軍的時候,由于部隊縮編,領導職務都降了一級,團長下去當營長,營連長下去當連排長。他語重心長地對大家說:“干部就是要能上也能下,因為這是黨的事業的需要。” 他的一席話,說得大家心里暖烘烘的。不僅如此,他還以實際行動作出表率。1982年我軍實行精簡整編,甘渭漢主動向組織提出先辭去總政治部副主任的職務,以減少副職編配,待軍委確定合適人選后再辭去軍委紀委書記的職務。直到1985年3月,他的辭職請求才得到中央和軍委的批準。

“只講真理,不講面子”:一名優秀政工干部的可貴品質

作為一名長期從事政治工作的革命干部,甘渭漢深刻認識到,黨風問題是攸關黨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必須永葆共產黨人的革命本色。他以身作則,廉潔自律,一生兩袖清風。早在革命時期,他作為紅軍基層干部參加籌款時,經手錢財無數,但他從不為金錢所動,沒有出現過一文錢的短缺。他擔任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后,在回憶當年情形時動容地說:“當時一袋牙粉只有幾個小錢,但大家都是用自己的餉銀來買,誰也沒有動用過公家的一文錢。” 即使到了晚年退休后,甘渭漢依然保持了一個革命者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并繼續為社會主義建設發揮余熱。對少數干部的腐化墮落,他感到痛心疾首。他說,一些干部當年沒有被敵人的武力所征服,也沒有被林彪、“四人幫”的淫威所嚇倒,而今卻被糖衣炮彈所打中。他認為,如果不清除黨內和干部隊伍內的污毒,讓這些腐敗現象滋生蔓延下去,就會嚴重損害黨和軍隊的肌體。他呼吁要堅決揭露和打擊黨內和干部隊伍內的嚴重經濟犯罪分子,要把那些腐化變質、犯有嚴重罪行的人從黨內和干部隊伍中清除出去,要對極少數嚴重不純的黨組織進行有領導有計劃的整頓。他堅信通過這場斗爭,我們的黨組織一定會更加純潔,干部隊伍一定會更加堅強,從而進一步密切我軍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有力地促進我軍黨風的更大好轉。從今天我黨面臨的反腐態勢看,甘渭漢早就清醒認識到了干部廉潔自律對加強黨的作風建設和鞏固執政黨地位的極端重要性。他還對那些自恃“資格老、貢獻大、職務高”的人深惡痛絕,一再強調在黨紀國法面前人人平等,強調黨內決不允許有不受黨紀國法約束或凌駕于黨組織之上的特殊黨員,決不允許黨員利用職權謀取私利。

“只講真理,不講面子”,這是他常掛在嘴邊的話。無論職務高低、年長年幼還是關系親疏,他都堅持以黨的利益為重,不怕得罪人,不怕孤立,也不怕別人告狀。隨著經濟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少數高級干部抵制不住市場經濟誘惑,開始追求物質享樂,甚至嚴重敗壞黨和軍隊的優良作風。對此,甘渭漢大聲疾呼,要把黨的作風建設擺在突出位置。他親自撰文,強調學習鄧小平理論的重要性,強調端正黨風、嚴肅黨紀和純潔黨組織等的重要性。他十分重視干部的帶頭作用,認為“黨風好不好,關鍵在領導”。他對自己的缺點和錯誤從不文過飾非,并多次在嚴肅場合帶頭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甘渭漢簡歷,甘渭漢開國中將,一條殘腿走完長征路!

◆甘渭漢(前排左一)在江西樂安縣調研。

“律人先律己。”甘渭漢對家人要求十分嚴格,也從不利用職務之便為親屬謀取私利,表現出嚴于律己、高風亮節的可貴品質。大兒子甘淙在“文革”期間受其牽連被打成反革命,被迫離開軍隊到地方工作,但甘渭漢復出后并沒有為其落實政策,而是鼓勵他在現崗位上安心工作。三兒子甘治和女兒甘鴻在同年入伍的干部中都屬于職務偏低的人,他的女婿王小舟年近40仍是副營職干部。一位跟隨他多年的部屬,打算在政策范圍內為其子女在職務調整方面說幾句公道話,但甘渭漢知道后對他說:“我們是共產黨的干部,千萬不能搞封建社會‘父貴子榮’的那一套。‘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他們有本事自己去干,人民會給他們應有的報酬。”

甘渭漢原則性很強,以致于有時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當年身邊的工作人員依舊清楚地記得,甘渭漢常說有三個“見不得”:一見不得老百姓受苦,二見不得革命者享受,三見不得做官的欺負群眾。1985年秋,77歲高齡的甘渭漢到井岡山及中央革命根據地進行走訪調研。當看到部分老區人民依舊過著貧苦的日子,他深深震撼了:“解放50多年了,可是山河依舊!”他再也抑制不住心頭的酸楚,任憑淚水從飽經風霜的面頰上滑落。

回到北京后,甘渭漢不顧病痛折磨,立即著手撰寫老區調查報告。第三天,一份9000多字的調查報告就發往中顧委辦公室,他在報告中向中央提出盡快改變老區面貌的五點建議。1986年4月1日,甘渭漢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8歲。他沒有留下什么財產,也沒有留下什么著作,但在人民心中留下一座不朽的豐碑。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