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社會 >正文

正義缺席,誰來拯救?

《境界》 2018-09-20 09:20:04 閱讀:

我們享受影視劇里 “善惡終有報” 帶來的快感,因為我們會代入:如果壞事只發生在應得者身上,我努力做好人,壞事就輪不到我。我們假定世界是公正的,以此自我安慰。而另有人用很屬靈的話,勸受害者放棄尋求公義:“地上沒有公義,你的盼望難道不是在天上嗎?”

為什么人們那么喜歡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這部拍于1994年的影片,迄今已經過去24年,卻一直以9.2的高分長期占據IMDB(互聯網電影數據庫)排名第一的位置。故事情節是男主安迪因受誣告殺害妻子而被監禁,在服刑19年后成功逃脫,帶著足夠的錢住在墨西哥的一個海灘小鎮,而監獄長則因洗錢而被捕入獄。 雨中逃脫的那一幕給人帶來的震撼難以言表,這種觀感和審美上的愉悅讓人回味無窮。

同樣的困惑在我們欣賞許多經典作品時也會出現。海難幸存者魯濱遜在一個偏僻荒涼的熱帶小島度過了28年。《魯濱遜漂流記》的結尾這樣寫道:“ 雖然我在一開始由于愚昧無知而吃盡了苦頭,但經歷過種種磨難后的結局卻是令人喜出望外的。”在影視作品里,善惡終有報幾乎是人人期待的大結局。

當我們看完這些之后非常滿意,因為善戰勝了惡,這很符合邏輯。可問題是,世界真的是這樣的嗎?從媒體的報道上我們知道,像安迪一樣被誣告的人并不少見,像他一樣成功越獄的才少見。

正義缺席,誰來拯救?

她們正在承受應該承受的苦難

2018年1月,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莫言,發表了他的新作《等待摩西》。故事中的基督徒柳彼得在文革時差點被紅衛兵揍死,晚年在集市上吃爐包喝酒,活了一百多歲,無疾而終。他的孫媳婦馬秀美守了三十多年的活寡,村民們說:“沒有比馬秀美更虔誠的了。”她忍受著巨大的痛苦,終于等來了拋妻棄子之后又突然出現的丈夫柳衛東。

最終,美德得到回報,惡行受到懲罰。這在文學上有個說法,叫作“詩意正義”。英國戲劇評論家托馬斯·萊默最先使用這一短語來闡明一部作品應該用“善戰勝惡”來激發觀眾正確的道德行為。

詩意正義的巔峰之作是英國詩人喬叟寫的《格麗澤爾達》(Griselda),故事大意是: 侯爵想測試妻子格麗澤爾達的忠誠和忍耐,兩次佯裝要處死孩子。妻子毫不猶豫地交出孩子,先是女兒、再是兒子。侯爵將孩子秘密撫養大。在接下來的測試中,格麗澤爾達被休,凈身出戶回到娘家。她接受了,但還沒完。侯爵要籌備婚禮,讓她回到故居,作為仆人去服侍。格麗澤爾達祝福了一對新人后,發現原來新娘就是她的女兒。真相大白,侯爵最終認可了妻子的忠誠和順服。帶著喜悅的眼淚,她得到了曾經失去的一切。

豆瓣上,有基督徒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見證,“女主非常有愛心,無論對方如何不對,女主始終用愛心來順服忍耐。愛的力量勝過一切……神的恩典最終成就,他們收獲了幸福婚姻”。“如果我們的世界多一些像格麗澤爾達這樣的人,就會平和得多”。

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前美西南浸信會主席佩奇·派特森(Paige Patterson)面對被丈夫揍成黑眼圈的婦女說:“我很高興你忍受了,你看你的丈夫不是愿意來教會了嗎?”2018年5月23日,因為被曝光的類似對家暴女性的不當言論,激起超過兩千名信徒的簽名抗議,派特森被迫辭去西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一職。

《等待摩西》中的柳彼得對他人的苦難同樣視而不見,反而合理化馬秀美現在的苦難。 當孫媳婦馬秀美帶著孩子在集市上撿菜葉,孩子看他吃爐包,饞得流口,他卻只管自個兒吃。旁邊的人看不過去,說:老柳,看看你那重孫女饞成什么樣子了,你少吃一個,給她一個吃嘛。柳彼得卻說:我不能夠,她們正在承受該她們承受的苦難,然后才能享平安。

你是否遇到過這樣的基督徒,他們在承認苦難對生命成長帶來的益處時,似乎總能很輕易地把話鋒一轉,變成鼓勵他人忍受不公正的待遇,絲毫意識不到自己剛剛完成了一次非常危險的跳躍。福音不是“叫那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嗎?為何變質了,成了對災難性后果無原則的承受,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

我們享受影視大片里“詩意正義”帶來的快感,不僅僅因為 “善惡終有報” 的因果律很清晰,還因為我們把自己代入其中:如果壞事最終只發生在應得的人身上,那么我做一個好人,一個虔誠、有信心、守誡命的人,就肯定不會有不好的事臨到。

人們必須做點什么才能配得上他們得到的東西,若能清楚地解釋邏輯關系,我就可以逃脫 “下一個人有可能會是我” 的推論。這顯然是一個令人放心和安慰的解釋,非常有吸引力,讓人覺得能控制自己的生活,面對未知的苦難沒有那么無助和焦慮。

詩意正義的話語邏輯,要求在戲劇化的轉變中加入一些理由,比如主角最終收獲幸福人生,是因為他/她____。在空格中我們可以填入許多選項,例如:好行為、善良、貞潔、敬虔、道德、順服等等。

正義缺席,誰來拯救?

《格麗澤爾達》

原來我們并不是善良的主角

引人深思的是,基督信仰告訴我們,救恩作為我們得到的最大恩典,竟然是神白白賜給我們的。“ 神揀選人的旨意, 不在乎人的行為, 乃在乎召人的主” ,這完全顛覆了上述邏輯。

人總想在這份救恩上加入一點點自己的功勞,因信稱義是對人的驕傲最根本的否定。我們要警醒于司布真式的棒喝:“如果人有批評你,詆毀你,不要向他動怒,因為你其實比他說的還要壞”。如果神現在就進行“善惡有報”的審判,我們不是善良的主角,而是全然敗壞的反角,要時時刻刻敬畏神的忿怒臨到!同時對不公義的存在保持清醒,因為這是一個被罪污染的世界。

但圣經并不排斥詩意正義,《以斯帖記》中有明顯的詩意正義:以斯帖和猶太人經過戲劇性的翻轉最終獲救,哈曼則被掛在自己立起來的木架上。這里的詩意正義預表的是天國的神的公義。末底改有信心神必拯救以色列人得解脫,預表了末世神的選民基督徒必得救。主角其實不是以斯貼,因為這件事就算以斯貼“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 。

圣經的歷史是耶穌基督的歷史,我們只是祂的器皿。對比影視作品中的詩意正義,我們不難發現,那是抽掉了耶穌基督、企圖在此世得到完滿結局的公義童話。

人的生命,就象十字架有垂直維度和水平維度一樣,垂直維度是屬天國里神和人的關系,至高處是神的公義和忿怒要傾瀉下來,我們必會受到神公義的審判;水平維度是屬世國里人和人的關系,就是會有不公義的事情發生,這是這個世界的真相,我們必須面對。基督徒常說:“如果上帝不存在,這個世界就會成為一個不公平的地方。”但上帝的存在,并不會完全消除這個世界的不公,因為人會濫用自由去犯罪。詩意正義,其實是假設這個世界是公正的。

基督徒同時作為兩個國度的公民,雖然身在不公義的屬世國,心中盼望著公義的屬天國。主禱文說“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是要基督徒入世但不屬世,追求公義,做光做鹽,像光一樣刺破黑暗,像鹽一樣保守渴慕公義的心。

垂直維度必須在次序上優先于水平維度。因為人和神和好了,人和人才能和好。天上的公義由神來審判,地上的公義由神賜下權柄的法官來審判。盡管地上的公義不完全,但天上的公義是完全的,并最終對地上不完全的公義做出糾正。因此耶穌說,“現在這世界受審判”,答案就在他“已然/尚未”完成的十字架的救贖工作。

正義缺席,誰來拯救?

今天我仍要種下我的蘋果樹

當人們把十字架的水平方面放在垂直的位置時,沒理清屬天國和屬世國的關系,沒有把握“已然/尚未”的張力時,最終會導致多種假福音。

第一種危險是,認為神現在就答應那些將來才會完全實現的事情。基督徒輕松宣告自己的得勝,然后把重點轉向社會改革和文化更新。這種強調可能減弱對福音的宣講,導致成功神學。而且,它難以解釋為什么現在的世界和教會仍有苦難和邪惡?如果上帝之城越來越變成現實,為什么教會在過去的兩千年里一直在為此而爭戰呢?

耶穌用面團中的酵母和樹木生長來比喻天國。換句話說,天國正在慢慢努力走向最終的實現,不是偶爾“突破”來為我們帶來這個世界的安慰。信徒們被教導天國的豐富現在就觸手可及,這張豐盛的支票要通過特別的條件來變現,他們可以現在就沒病沒災、財務自由。有意思的是,詩意正義文學的主角們最后都獲得了金錢回報,簡愛繼承了舅舅的巨額遺產,魯濱遜得到一張3.8 萬塊葡萄牙金幣的匯票。

福音沒有應許我們會在這個世俗世界得勝,“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相反,應許我們的是試煉、挫折,“凡立志在基督耶穌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以斯帖說”我若死就死吧”,但以理記的三個年輕人說“既或不然”,如果他們也認為神的應許現在就全然成就,就不必懷著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信心去行了。

另一種危險是低估圣靈的能力,低估了天國和神在當今世界的能力,低估圣靈在教會和世界中的作用。這會帶來失敗感,因為天國才是最后的盼望,認定現在的“變化”都不值得追求。在耶穌再來之前,什么都沒有希望,導致教會徹底避免接觸社會問題。比如一些人用很屬靈的言辭,勸受害者放棄尋求地上的公義:“地上沒有公義,你的盼望難道不是在天上嗎?”

那些在舒適區里呆慣了的人會用“等到耶穌來”,“放手讓神來做”的寂靜無為主義作借口,拒絕對他們看到的近在眼前的惡事和苦難采取任何行動,全然接受世俗世界的錯誤。“末底改托人回復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里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就是提醒以斯帖別呆在舒適區太久了,視同胞的苦難不見,以為可以獨善其身。

人希望在此世就實現的“美德最終得到回報,惡行受到懲罰”的詩意正義,對我們來說是壞消息 ,真正的好消息是將我們從“惡行受到懲罰”的死路循環中解救出來的恩典之約。好消息就是耶穌的寶血洗凈我們的一切不義,赦免我們的罪,使我們不被律法定罪、脫離審判。這是我們能聽到的最好消息,我們必須一遍又一遍地聽,并一遍又一遍地宣講。

“如果種下蘋果樹,這個世界就不會破碎”,這是理想的過度實現的末世論;“反正這個世界將會破碎,沒必要種蘋果樹了”,這是避世的未實現的末世論;“即使我知道明天這個世界會毀滅成碎片,今天我仍要種下我的蘋果樹。”這才是入世但不屬世的基督徒應有的態度。

加爾文說:“讓我們各人按照自己綿薄的能力前進。沒有人會行遠路卻一點進步都沒有。我們當繼續努力,不斷地朝向主的正道前進,不要因為成功渺小而失望;盡管常常并不盡如人意,然而當明天比今天更好時,我們的勞作不會白白浪費。”

熱點推薦

圖文焦點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