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歷史 >正文

遍布全國的托兒所,是怎么消失的? | 短史記

網絡 2018-09-30 15:17:08 閱讀:

 

文 | 楊津濤

 

曾經,質量堪憂的托兒所遍布中國城鄉。

 

民國之萌芽


 

“托兒所”和“幼兒園”,常被當作可以通用的同義詞。其實二者區別很大。

 

幼兒園,又稱蒙養園、幼稚園等,晚清時傳入中國。1916年,北洋政府頒布法令,規定蒙養園“以保育三周歲至國民學校年齡之幼兒為目的”。此后中國的幼兒園機構,大都沿用此項規定,主要招收3歲以上學齡前兒童。

 

3歲以下嬰幼兒進入的才是“托兒所”。不同于幼兒園有較多的教育目的,托兒所的主要任務,是幫助家長,尤其是幫助職業女性看護孩子。如陶行知所言:

 

“女工、農婦及職業婦女要顧到工作便顧不得小孩,顧到小孩便顧不到工作!……唯一的辦法是多設工廠托兒所、農村托兒所和一般的托兒所。”

 

中國的托兒所出現于1929年。抗戰期間,婦女們被“拉上戰場,拉進機構工廠”②,國民政府修建了不少托兒所,來幫助她們分擔孩子的撫育工作。

 

當時已有勞工托兒所、農村托兒所、職業婦女托兒所和工廠托兒所之分。除農村托兒所外,大都明確服務于不同的職業人群。如勞工托兒所,一般為小販、工人、三輪車工友的孩子服務;職業婦女托兒所,為“小資產階級的子女”服務,工廠托兒所,為工廠女工服務。具體費用,或向社會募集、或向個人收繳,或由工廠直接負擔。

 

有統計稱,1949年10月前,全國共有托兒所119個。③

 

圖:1946年出版的一本《托兒所食譜》

 

遍布全國城鄉


 

為了將婦女變成社會勞動力,蘇聯曾是開辦托兒所最多的國家。

 

1935年,鄒韜奮曾撰文稱贊:

 

“我們聽到‘托兒所’這個名稱,也許覺得意義頗簡單,只是保育嬰孩的地方罷了;但在蘇聯,‘托兒所’這機關卻和新社會的建設有很密切的關系”“蘇聯女子參加建設工作的,女工近六百萬人,約占全體工人三分之一;從事專業的亦近四百五十萬人:共計在千萬人以上!”

 

蘇聯的托兒所全部屬于國家機構。據東北婦聯編寫的《談蘇聯托兒所工作》介紹:

 

“蘇聯托兒所是國家組織的機構,培養一歲至三歲的小兒”“所有的托兒所,都在衛生機關領導與檢查之下進行工作”“無論在大小城市或區,要成立托兒所時,須到衛生機關登記,經審查合格后,才能開辦”。④

 

蘇聯規定,新建的工廠和工人住宅,“必須包括托兒所的設置,給兒童用的小床數預留地位”。

 

 

圖:1939年,延安“中央托兒所”,為感謝洛杉磯華僑及國際友人援助,改名“洛杉磯托兒所”

 

1949年后,中國借鑒蘇聯經驗,開始大規模配置托兒所。

 

按50年代初的政策規定,所有的托兒所須隨時向“衛生行政機構婦幼保健單位”報告;工廠中的托兒所,還需同時接受工會下屬“女工部”的領導。⑤

 

截至1954年,全國廠礦企業、醫院、學校等系統已建有托兒所4003個、哺乳室2670個。民國遺留的私立托兒所,也陸續收歸國有。如北京的道勝、養正、育幼等私立托兒所,在1958年被改成了機關托兒所。⑥

 

城市托兒所的開辦,給婦女及家庭帶來很多便利,也產生了不少問題。

 

中華全國總工會在1955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

 

“由于企業行政經常隨意安插編余人員,致使托兒所的編制一般大于實際需要。如大同礦務局托兒所,收托兒童不滿五十名,僅管理人員就配備有正副所長、指導員、管理員等。青島某紡織廠托兒所,安插冗員太多,用兩人專看大門

 

“由于編制大,人事費用開支也就多。工薪支出一般占到經常費用的百分之七十五到八十五,有的達百分之九十以上。如北京某廠,一九五四年九月份經費開支一千五百五十八余元,工薪支出達一千四百三十余元,占百分之九十一”⑦。

 

類似的浪費現象,在城市公立托兒所里普遍存在。

 

當時的農村也有托兒所。同男人一樣參加“積肥、打井、修渠、修梯田、修灘地、種菜、飼養家畜等工作”,曾被視為“婦女解放”的莫大光榮。為支持這種解放,各地合作社建起了大批托兒組織。如1956年,湖南省臨湘縣346個合作社,共建立了371個托兒組。

 

其實,農村婦女并不全都愿意把孩子送到托兒所中去。在1952年全國婦女工作會議上,有人曾指出:

 

“要解決婦女的記工分問題,工分太少,許多婦女不愿送孩子,(孩子多的困難更大)如莒縣婦女早上燒飯又要扣去兩分,只能掙三四分,無法養活孩子,不如自己帶。”⑧。

 

圖:1951年,重慶的農忙托兒所

 

托兒所消失了


 

1980年,中國頒布了《城市托兒所工作條例》(試行草案),明確定義“托兒所是三歲前兒童集體保教機構”,由地方行政部門領導。

 

《人民日報》同年發表《從實際出發,繼續辦好托幼事業》,統計當時全國22個省、市、自治區,共有各類托兒所、幼兒園98.8萬多個,入托兒童3400多萬人,入托率28.2%。

 

這一時期,托兒所種類復雜,分屬不同部門管理。

 

廠礦托兒所由廠礦行政、工會組織、婦女組織共同指導。農村托兒所歸地方領導。街道托兒所屬于街道辦事處。市區立托兒所是衛生部門設立的。機關、學校托兒所歸屬于本單位。⑩

 

進入90年代,隨著國企改制等政策的推行,企業附屬托兒所紛紛關閉,舊有的農村、街道托兒所也大都不復存在。據教育部2005年第二期《教育統計報告》顯示,相比2000年,短短五年間,集體性托幼機構減少56668所,銳減70%——其中,托兒所的消失比重遠大于幼兒園。[11]

 

事情的另一面是:脫離了體制的城市職業女性人數在近20年里大幅上漲,加上“二孩政策”的出臺,對托兒所的需求并沒有消失——比如,2016年上海總工會的一項調查顯示,74.2%的職工希望孩子入托,在希望孩子上托兒所的原因中,有52.9%選擇了“家里無人照護”。[12]

 

遺憾的是,“舊式托兒所”(國家機構)消失了,有資質開辦“新式托兒所”(市場機構、企業福利)的主體,卻并沒有改變,還是國企、機關,或工會、婦聯等。私營企業想要自己辦個“托兒所”,在程序上非常困難。

 

時代變了。“托兒所”的問題也變了。

 

注釋

①《張宗麟幼兒教育論集》,湖南教育出版社1985年,第387—404頁;②《示范托兒所現況一斑》,1943年,第1頁;③財君尚編著:《新中國與托兒所》,廣協書局1952年,第30—34頁;④東北婦聯婦女兒童福利部編:《談蘇聯托兒所工作》,新華書店東北總分店1951年,第1頁;⑤唐自杰:《怎樣辦托兒所》,廣協書局1953年,第13頁;⑥王麗瑛主編:《北京衛生史料 1949-1990 婦幼衛生篇》,北京科學技術出版社1993年,第140頁;⑦《中國工運資料匯編 1955年第2輯》,工人出版社1955年,第135、136頁;⑧《中國當代民間史料集刊 16 陳修良工作筆記 1952-1955年》,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當代史研究中心編,東方出版中心2015年,第193頁;⑨薛素珍:《怎樣辦托兒所幼兒園》,北京出版社1983年,第1、2頁;⑩《托兒所保育員手冊》,北京市衛生婦幼處編,北京出版社1983年,第2、3頁。[11]《中國人才發展報告 2012》,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P112。[12]劉文昭,《親子園虐童事件:別讓先驅成先烈》,今日話題,2017年11月10日。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