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教育 >正文

作為國際教育界公認的必備技能,批判性思維應成為大學生的必修課

網絡 2018-10-05 17:36:59 閱讀:

批判性思維這個詞已經成了熱門詞匯,可批判性思維教育的現狀卻并不十分樂觀。

早在21世紀初,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提出:21世紀教育的主旋律是批判性思維與創造力

而我國部分高校也緊跟時代脈搏,相繼開設與批判性思維相關的課程。盡管如此,耶魯大學原校長理查德·查爾斯·萊文(Richard Charles Levin)還是在2010年的第四屆中外大學校長論壇上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大學的本科教育缺乏對批判性思維的培養

如何切實提升批判性思維教育的平,發揮其在深化教育改革、推進素質教育中應有的作用,是亟待我們思考和解決的問題。

01、我國批判性思維教育存在的問題

批判性思維在理念上,可以分為能力(skillsets)和心智模式(mindsets)這兩個層次。作為一項國際教育界公認的創造知識和合理決策所必需的技能,它同閱讀、寫作一樣是公民應該具備的基本能力之一。

但在我國,批判性思維教育在課程覆蓋面課程體系教材質量教學方法等方面,仍存在較大提升空間。

開設課程的高校不多

首先,從課程覆蓋面來看,本世紀初,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少數高校開設了與批判性思維相關的課程。

2008年,獨立的批判性思維課程出現在華中科技大學啟明學院的教學計劃中。目前,汕頭大學已率先將批判性思維教育作為全校本科生的必修課。

但從全國范圍來看,仍只有少數院校已經認可并開展批判性思維教育

由于師資力量不足和重視程度不夠,截至2013年,全國開設批判性思維課程的高校還不足50所。

(來源:拍信)

課程體系不完善

其次,即便有所實踐,由于受到學科、專業的諸多限制,一些高校也未構建起較為完整的批判性思維課程體系

不同學校之間,批判性思維課程的內容和結構差異較大,缺乏合理性和規范性。

在國外高校,批判性思維課程通常被作為通識課程或者公共課程。但在我國高校的課程設置體系中,批判性思維課程大多作為哲學專業的核心課程而開設。“只有哲學專業的學生需要學習批判性思維”成了我們的認知誤區

教材數量、質量有限

再次,在教材方面,目前我國批判性思維領域的經典教材也比較少。

盡管我國引入批判性思維概念的歷史并不短,但直到2004年,國內才出版了第一本系統研究批判性思維的專著——羅楠的《批判性思維》。

現階段,我國批判性思維教材多將重點放在邏輯論證和推理上,卻較少顧及更為寬泛也更為重要的思維培養,而且,缺乏對思維定式和誤區的分析,以及能夠幫助學生理解基本概念的生動案例。

教學方法不到位

最后,從教學方法來看,作為一門前沿思維訓練課程,批判性思維課程不應延續“照本宣科”式的教學方法

但現實情況卻是:在國內普遍只有師生單向講授的課堂內,學生往往只獲得了一些與批判性思維概念和基本原理相關的知識點,卻很難在理解理論的基礎上,深入思考批判性思維,更難以獲得利用所學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

02、美國批判性思維教育改革給我們的啟示

在美國,批判性思維已經成為大學的核心教育理念之一。經過多年探索,他們已積累了不少值得我們學習、借鑒的經驗。

豐富教材種類,提升編寫質量

教科書是開展批判性思維教學活動的根本,可以在教師授課之余給學生提供自學的依據,并幫助學生拓展相關內容和知識點。

在國外尤其是在北美,基于不同的理念,哲學家、教育家和心理學家形成了對批判性思維的不同看法,由此編寫出大量不同風格的批判性思維教材。

參照美國做法,擴大我國批判性思維教材的編寫種類,努力提升經典教材的編寫質量和多樣性,或將是我國批判性思維課程改革的首要前提。

(來源:一讀EDU編輯部制作)

將批判性思維訓練融入具體學科教學

批判性思維與傳統的邏輯學有明顯不同。

通常所說的“邏輯”是一門關于有效推理或論證的形式科學,它同心理學和認識論等學科有嚴格區別。

而批判性思維是一門綜合性思維訓練課程,其研究內容不僅與語言學、心理學、修辭學、論辯學互相滲透,還與哲學和認識論有密切關聯。

因此,將批判性思維教育融入具體學科的教學過程,就顯得尤為重要。而為了實現這一點,多數美國高校就要求,在授課前,擔任具體學科教學任務的教師需接受系統的批判性思維訓練

接受完系統訓練后,他們不僅要向學生傳授書本上已有的知識,更要將獲取知識的有效途徑教給學生;他們需要鼓勵學生敢于大但批判、質疑既定結論,讓學生逐步掌握運用可靠根據修正或推翻原有結論的能力。

通過上述舉措,美國將批判性思維教育融入各門學科的教學過程之中,借助課程教學潛移默化地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這成了批判性思維教育改革的關鍵。

培養目標不局限于技能訓練

借助對美國兩所著名的常春藤盟校——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和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批判性思維教育具體實施過程的分析,我們不難看出,其核心目標是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品質。

在哈佛大學的批判性思維課上,教師的職責不是講授,而是維持討論的熱烈進行。教師和學生就課程內容自由平等地發表自己的觀點,通過對各種不同觀點的辯證,共同批判謬誤、發現真理。

在這一過程中, 學生逐漸形成令他們受益終生的批判性思維方法和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

哥倫比亞大學的批判性思維課則強調讓每位學生都積極參與理智訓練,重點在學生頭腦中形成以問題意識為特征的思維品質。

案例

例如,“自然科學”類課程的培養目標是幫助學生“理解自己時代的科學文明并有效地參與其中”。

這類課程主要向學生提供一些研究類似問題時值得借鑒和推進的思路,如科學家都問什么問題,他們如何用實驗和觀測證據來驗證自己的假設,如何評估研究的結果,以及他們對自然界都積累了哪些知識等等。

隨著時間的推移,知識和記憶往往會從學生的腦海中漸漸消逝,但在教師悉心培養下所形成的批判性思維品質,卻能為他們帶來一雙看待未來世界的成熟眼睛和一顆善思的心靈。

(來源:David Hitchcock教授授課課程《Critical thinking as an

03、國內批判性思維教育的有益探索

面對我國批判性思維教育亟待提升的現狀,近年來,華中科技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已開始從課程改革、教師培訓、教學方法等層面,開展了將批判性思維教育本土化與國際化相結合的初步探索,并已取得不錯成效。

問題引導的批判性思維教學法

批判性思維教學的一大目標和原則,是激發學生自主思考和積極探索的欲望。

基于這種理念,華中科技大學啟明學院提出了“問題引導的批判性思維教學法”,圍繞問題,綜合運用各種辯證式、教練式、研究式、實踐式方法來配套教學。

這種啟發和實踐的教學方式主要貫穿在“三步曲”教學節奏中:

首先,學生自主思考、分析案例,力圖從中抽取有關原則、方法、經驗和教訓;

其次,教師對學生得出的原則和方法進行補充、概括和理論講解;

最后,教師用新的案例讓學生以小組討論、審議、寫作等方式練習這些原則和方法。

一讀君認為,采用這種教學法,有助于從根本上改善教學質量,提升學生的理性意識和批判性思維能力,可被看作對“錢學森之問”的一種探索式回答。

華中科技大學董毓教授在全國第三屆批判性思維課程建設研討會上交流內容(網絡圖片)

將國外教材進行本土化改造

華中科技大學客座教授董毓經過多年探索,編寫出了一本既能彰顯本土特色又具備國際化視野的批判性思維教材:《批判性思維原理和方法:走向新的認知和實踐》。

這本書以董毓教授在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的課程講稿為最初藍本,結合與世界知名批判性思維專家大衛·希契柯克(David Hitchcock)的討論研究成果編寫而成。

書中采用生活中的新鮮案例,針對中國學生的思維特點編排了相應的課件和案例習題集,便于國內學生理解。

這本書還系統涵蓋了西方教材共有的論證分析內容,介紹了關于辯證認知模式的最新研究成果,在重視技巧訓練的同時,也不忽視對學生批判性精神和品行的培養

將批判性思維與倫理道德結合

為了努力提升大學生的批判性思維能力,近年來,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也實施了多項改革舉措,例如,邀請《從0到1》的作者蒂爾(Peter Thiel)開設選修課《創辦新企業》;將批判性思維教育同論辯文寫作結合起來,開設《中文寫作》、《寫作與溝通》等課程。

開設《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Critical Thinking and Moral Reasoning)課程也是是清華經管學院實施的一項重要舉措,2011年5月18日,該院邀請了哈佛大學《正義》課名師邁克·桑德爾(Michael Sandel)為學生講授第一節課。

清華經管學院之所以將批判性思維與倫理道德相結合,是考慮到中國學生獨特的成長環境和學習背景

這門課的授課方式除了課堂講授和小班討論之外,還會邀請高年級曾經上過該課的學生擔任“助教”(Teaching Fellow),獨立講授材料并組織討論,讓學生在學習批判性思維的同時也能有機會檢驗自己對概念的理解程度及應用能力。

修讀過這門課程的清華學生普遍反映:這項課程不僅能傳授人知識,更重要的是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思維方式,全方位地提升一個人的思考水平。

這門課程不僅得到了學生們的認可,也獲得了政府部門的嘉獎。2014年,清華大學《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課程獲得了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

(來源:一讀EDU編輯部制作)

04、小結

如今,我們正身處于一個知識爆炸、日新月異的時代,在學校期間學習的一兩門舊有的專業學科知識已遠遠不能滿足社會的需求。

對我們而言,與其學習落后于時代的有限書本知識,還不如掌握思考判斷和甄別選擇的能力。

而這正是批判性思維能夠帶給我們的本領,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提出,21世紀教育的主旋律是批判性思維與創造力。批判性思維教育將不再是未來教育發展中的“自由選項”,而是“不可或缺的環節”

為了更好地在我國推進批判性思維教育,我們不妨考慮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改革

首先,高校管理者應當將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能力作為一項重要目標,既在增量改革上下功夫,開發旨在培養批判性思維的獨立課程,又在存量改革上想辦法,有意識地講有助于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的內容融入學校的既有課程中。

其次,一方面,高校應重視提升教師的批判性思維能力,發揮教師在批判性思維培養上的引導作用,另一方面,教師也應該創造性地使用教材,并敢于質疑教材中出現的問題,在授課、科研和指導學生的過程中,堅持求真精神,不斷思考。

最后,高校可嘗試通過學科融合的方式,將批判性思維訓練納入各專業的教育教學全過程,努力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品質,為其將來的發展奠定理性思考的基礎。

著名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曾說過:“一小群致力于思考的國民便能夠改變世界。”盡管短期內,批判性思維課程可能對學生的求職、升學不會產生多少實際幫助,但從長遠來看,它能讓學生對自己和周遭抱有較為理性且客觀的看法,使他們能夠盡全力去權衡各項安排,做出最佳決策,幫助他們在未來走得更順利、更安心。這也是批判性思維教育的真正價值所在。

本期作者方略研究院江蘇研究分站 杜晨曦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