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教育 >正文

校園數字安全管理平臺成“雙刃劍”,學生安全與自由難兩全?

網絡 2018-10-07 14:40:39 閱讀:

你有沒有感覺自己被監視過?

8月,美國有超過5000萬K-12階段的學生返校。對其中很多使用學校電腦的學生來說,他們在電腦上輸入的每一個字都會被追蹤。

在《兒童互聯網保護法》(CIPA)的管控下,任何獲得聯邦經費的美國學校,都被要求設立互聯網安全政策。當學校配備平板電腦和Chromebook筆記本電腦越來越司空見慣,學校必須采取技術性防護措施,以保證學生的安全。對于一些學校來說,這僅僅意味著屏蔽不合適的網站。而另一些學校,則將目光轉向了Gaggle、Securly以及GoGuardian等軟件公司,幫助學校管理者發現可能造成危險的通訊內容。

這些安全管理平臺(SMPs)使用自然語言處理來掃描學校電腦上錄入的幾百萬個詞語。如果一個詞或一條短語可能暗示了霸凌或自殘行為,平臺就會提交給人工團隊進行審閱。

如今,校園大規模槍擊和學生自殺事件屢屢發生,在此背景下,安全管理平臺起到了重要的預防傷害作用。這些企業都做過攔截信息挽救生命的案例研究。但是這類軟件也引發了關于保護學生安全和其隱私之間界線的道德考量。

致力于推動兒童網絡安全教育的非營利機構Common Sense Media的隱私檢查主管Girard Kelly告訴Quartz,“誠信監督學生的方式在不斷進步,直到教室里安了一些監控設備。”Kelly認為,“學校不僅有金屬探測器和攝像頭,現在學生的學習計劃和郵件也能被追蹤。”

微軟安全管理平臺的討論,涵蓋了兩個引起全國關注并密不可分的話題——保護學校和保護數據。隨著越來越多的學校開始給每個學生發放一臺屬于自己的設備,在數字世界中保護學生的需求也日益增加。過半的教師表示,他們的學校就是這樣“一人一設備”的模式。根據Freckle Education在2017年的調查,這意味著有巨大的市場規模亟待挖掘。

但即使在學生自殺和學校槍擊事件頻出的時代,安全防范措施從何時開始侵犯了學生的自由呢?

1、保護學生安全

最受歡迎的幾個安全管理平臺在運行上有細微的不同。Gaggle每年收取每位學生約5美元的費用,對Google Docs和Gmail等常用工具進行過濾。當Gaggle的算法發現一些值得注意的詞句——比如提到藥物或有網絡暴力的跡象時——這些“事件”將先發給人工審閱,然后再遞交給學校。Securly比各種教室工具更進一步,讓學校可以針對學生們在社交媒體上的發帖進行情緒分析。通過使用AI技術,軟件可以分析數千則學生的推特消息、帖子和狀態的更新,以發現傷害的跡象。

Kelly認為,安全管理平臺讓人們在年幼時就習慣了監控的存在。他說,在Facebook的劍橋分析丑聞剛剛被揭露,以及Equifax等其它公司的數據泄露事件發生時,我們有機會教孩子們保護自己網絡數據的重要性。

Daphne Keller是斯坦福網絡和社會中心的主管(也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告訴Quartz:“在這些軟件如何運作的問題上,應該有一整套度量標準。我們應該可以在其中進行選擇,在安全和監控之間保持平衡,而不是強迫孩子們在沒有任何控制權的前提下泄露自己的數據。”

誠然,在學校暴力、霸凌和抑郁狀況大幅增加的今天,學校有義務保護自己的學生。但是對孩子個人信息的保護也關乎他們的安全。作為Securly的CEO,Vinay Mahadik認同隱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但他相信,和Securly同類的企業能夠在自由和監控之間保持正確的平衡。

“我們現在討論對孩子進行監控,不是每個人都喜聞樂見。”Mahadik對Quartz說道,“但總的來說,大家都認同必須找到一個保護孩子們安全的辦法。我們在兩者之間小心翼翼。”

2、簽署知情同意書

Keller這樣的批評者相信,數字監控可能會對學生們的自由表達產生負面影響。如果學生知道他們正在被監視,他們可能會在說出自己心中想法前,先進行自我審查。當然,這些只有當學生們知道自己正在被監視時才會發生。

根據Patterson,即使大多數學區要求家長簽署關于在教室中使用技術手段的知情同意書,一些學區仍認為,如果學生們沒注意到這些軟件,他們會得到更具有代表性的行為描述。換句話說,一些學區不會讓孩子們知道自己正在被追蹤。

Bill Fitzgerald長期擔任學校的技術主管,目前為學校和非營利性機構提供隱私方面的咨詢,他向Quartz表示,“家長同意書會成為監控軟件供應商們逃脫牢獄之災的免死金牌。如果一位家長在學年初就同意了各種教育科技工具的條款,第三方就真的需要處理一下這種情況了”。

安全管理平臺的營銷,針對的是家長和學校最深切的恐懼。“這可能是成年人了解學生痛苦的唯一途徑。”Securly的網站上這樣寫著。在此之前是一段密歇根公立學校IT主管的話:“光是避免年輕人傷害自己或其他人,就抵得上訂閱價格的上千倍。”

Gaggle則走得更遠。不僅用安全管理平臺幫學校監視學生,同款軟件還可以用來監視教師。“想想最近在西弗吉尼亞的教師罷工,”一篇最近的博客文章里這么寫著,“如果那里的學校領導幾個月前就要求得到‘醫保’和‘罷工’的搜索結果,這個故事會有所不同嗎?偶爾對‘工資’或’裁員’進行搜索,可以消除員工們的擔心,避免您的學區出現負面新聞。”(這家公司后來撤下了文章。在一封郵件里,Patterson告訴Quartz,這與Gaggle致力于“保證學生、學校的安全和幸福”的目標并不一致。)

防止負面媒體報道和教師罷工,這些和保障學生安全并沒有太大關系。但是暗含的信息卻很明確:Gaggle的客戶是學校的管理者,而不是學生或老師。

但問題是,對于學生的保護是以犧牲其隱私為代價。孩子們在成長過程中在網絡上花費了大量時間,他們也需要安全的數字環境來探索自身。

“假設你是一個想要自殺的孩子,你想在日記里寫一些與此有關的事,或者告訴朋友們你現在的感受,但是你沒有這么做,因為你害怕爸媽知道,”Keller說,“我不確定這樣的結果會比較好。”

Keller相信,在兒童年幼的時候就開始監控他們的行為會是個危險的先例。當成年人在認真考慮隱私和數據保護的時候,她相信孩子們也必須認識到,授予公司擁有自己個人信息的權限究竟意味著什么。

Liz Kline是一位加州的家長,她告訴Quartz:“我很擔心自己的孩子,在收到學區提供的設備時,究竟對他選擇同意的事情理解多少。他現在六歲,還沒太大問題,但是如果他上了高中,想要來一次離家出走呢?”

本文來源:https://qz.com

原作者:Simone Stolzoff

編譯:鯨媒體Joey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