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政策 >正文

浙江39歲單身女借給“男朋友”200萬 得知對方真實身份崩潰

網絡 2018-10-09 13:05:28 閱讀:

夏女士今年39歲,已單身多年。5年前,她本以為遇到了良配,沒想到竟是一場噩夢——不僅200萬賠了進去,還把自己的大好時光和情感全投進了虛擬世界里。

5年交往 借給對方200萬

夏女士是杭州蕭山人,家境殷實,工作穩定,因為自身條件不錯,對另一半要求也高,于是一直單身,妥妥地大齡剩女一枚。

2013年底,夏女士在網上認識了一名男子熊某,熊某自稱公職人員,倆人聊得比較投緣。

夏女士向對方抱怨自己年紀大了還一直單身,熊某就“毛遂自薦”,想做夏女士男朋友,可夏女士嫌對方比自己小幾歲,希望找個年齡相仿的。

不久,熊某就把自己的好哥們陳某介紹給了夏女士,熊某告訴夏女士,陳某和夏女士同年,是個高富帥,也一直單身。

根據熊某提供的QQ,夏女士與陳某取得聯系,對方頭像很有男人味,談吐得體,一來二去夏女士發現對他很有感覺;而這個陳某仿佛知道夏女士的脾氣,總能撩動她的心弦。

在虛擬世界濃親蜜意了幾個月,陳某也不見外了,突然開口向夏女士借錢,以生意一時周轉不開、發生交通事故、家屬突發疾病等理由,3萬5萬地借,每次都不是小數目。

熊某的借條

夏女士一開始也有點為難,但想到自己年紀大了,不想讓對方以為自己小氣,而錯過一段姻緣,況且自己也不差錢,于是陸陸續續借錢給陳某。

不僅陳某來借錢,連他的哥們熊某也來“湊熱鬧”,只是借錢數目沒陳某多。就這樣,到了2015年9月,夏女士陸續借給陳某、熊某共計40萬元。

熊某以各種借口找夏女士要錢

不久,夏女士看上蕭山城區某小區一套房子,因之前熊某自稱認識不少開發商,于是夏女士就托他幫忙聯系優惠。

熊某很快打下包票,并對夏女士說首付需要50萬,但因為之前他和陳某欠夏女士40萬,夏女士只要再出10萬就行,其他的就當他和陳某還債了。

夏女士覺得可行,就將10萬元打給熊某,可幾個月后,熊某又以首付漲了,需要交稅和物業費等理由從夏女士這又陸陸續續拿了100多萬。

熊某繼續找夏女士要錢

2016年8月,熊某又稱開發商被人舉報,房子的事情被擱置了,但自己可以再托關系,一定能將房子的事情搞定。于是又以打點費、尾款等名義從夏女士那要了50多萬。

分飾兩角 機關算盡

到了2018年,忍無可忍的夏女士多次催問房子的事情,熊某則以被紀委調查、房產證被扣等各種理由搪塞。

熊某拿不出房產證找借口搪塞夏女士

此時,夏女士才開始懷疑熊某以及他的好哥們陳某,交往5年來,他們只在網絡上打得火熱,從沒有見過面。

每次夏女士要求見面,對方臨時就會以各種理由推脫,夏女士只和熊某見過幾次,而陳某和熊某平時總是互相打圓場,十分有默契,感覺就像商量好了一樣。

2018年7月,熊某稱陳某在一次事故中重傷,不久就死了。

夏女士這回徹底不相信對方的說辭,直言對方是騙子,并把熊某和陳某全拉黑了。

熊某稱陳某遇到事故死了

2018年9月26日,從痛苦中稍微緩過來的夏女士終于下定決心,向蕭山警方報案。

蕭山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城區中隊會同北干派出所迅速成立專案組,起初,辦案民警將熊某和陳某作為兩名嫌疑人分別進行調查,可是隨著調查的深入,民警發現陳某其實是熊某虛構出來的人物。

2018年9月27日下午,民警根據掌握的線索,在余杭一網吧內將嫌疑人熊某(35歲,余杭人)抓獲,見到民警時熊某顯得很平靜,民警問他知道為什么抓他嗎,熊某淡淡吐出兩個字“詐騙”。

熊某之所以如此鎮定,是因為他就是一個騙場老手,2007年在北京就曾冒充奧組委工作人員詐騙他人錢財,后入獄3年,刑滿釋放后不思悔改,重操舊業。

網絡圖

熊某沒有正當職業,靠著從夏女士等人處詐騙來的巨額錢財過著燈紅酒綠的奢侈生活,帶著女友到香港旅游,去澳門賭博,名牌衣服幾乎每天換。他還是張學友鐵桿粉絲,每次演唱會都不落下。

除此之外,熊某還申請了多個網貸,拆東墻補西墻套取資金供他揮霍,從夏女士處騙來的部分錢財也被他用來償還部分網貸,以便其繼續貸款,200萬已一分不剩。

按熊某的說法,就是債多了就不是債,而自己也從沒想過怎么去還,走一步看一步。

目前,熊某因涉嫌詐騙已被蕭山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警方還在其手機里發現有不少人發信息來罵他是騙子,是否涉及其他詐騙案件,蕭山警方還在進一步深挖調查中。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