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教育 >正文

20萬“雙非家庭”的艱難抉擇:在香港讀書還是重返內地?

網絡 2018-10-12 12:20:14 閱讀: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據統計,香港雙非兒童數量在2016年已經突破20萬。

芥末堆 阿飛醬 9月25日深圳報道

2018年9月23日,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正式通車。此后,香港和內地多個城市的聯系將會更為密切。其實,在深圳和香港之間,一直存在一個特殊的群體——雙非兒童。他們在進入學齡之后,每天往返深港兩地,朝六晚六,一周雙休,早已成為兩地密切交流的象征之一。

今年秋季最后一批雙非兒童也踏入小學了,這個存在了10多年的群體,從備受爭議到逐漸被社會接納,從只能就讀港校到有選擇權利,雙非兒童群體是否真的一切順利呢?

雙非兒童的由來

什么是雙非兒童?就是父母雙方都不持有香港身份,卻在香港出生并擁有永久居港權的人。2001年,“莊豐源”案的勝訴為內地孕婦赴港生子提供了法律依據。

1997年在香港出生的莊豐源,祖籍廣東,父母前往香港探親時生下他。根據當時的法律,莊豐源并未取得香港居住權,面臨遣返。后來他的祖父申請司法覆核,終于在2001年勝訴,最終為莊豐源取得了永久居港權。

2003年,香港向內地開放自由行,內地待產孕婦得以進入香港。加上當時提供赴港生子的服務公司為了謀利,大打“香港出生就能擁有永久居港權,享有終生免費醫療及十二年免費教育,特區護照在全球135個國家和地區免簽證”等廣告語,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內地孕婦前往香港產子的數量。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內地還未放開生育政策,許多孕婦為了“拼二胎”,香港成為她們避開生育政策性價比最高的城市。據統計,香港雙非兒童數量在2016年已經突破20萬。

幾年之后,當初在香港出生的孩子達到學齡,但內地公立小學并未向港籍兒童開放,家長只有昂貴的私立學校和去香港讀書兩種選擇。因此,許多跨境學童在這十多年間陸陸續續出現在深圳的各個口岸。

選擇回深讀書,期待有戶籍返回機制

2016年,新京報一篇《內地雙非兒童超20萬人:雙非兒童的“夾心生活”》將雙非兒童帶進大眾視野,此后又經多家媒體的報道,雙非兒童面臨的尷尬和困難處境才逐漸被更多人知曉。2017年,深圳出臺了應對政策,雙非兒童從2017年秋季學期可憑積分入讀深圳的公辦學校。

吳女士的女兒今年讀二年級,經歷了深圳出臺政策前后兩個階段。一年級時,小琳因為學位被分配到離家50多公里的香港離島區,吳女士覺得上學路途太遠,于是選擇在深圳的私立學校讀書。2017年新政策出來后,吳女士最終選擇了離家較近的一間深圳小學。

至于為何不讓女兒去香港讀書,吳女士認為去香港讀書路途太遙遠,讓女兒在深圳讀書能節約父母很多時間。另外,吳女士坦言深圳的生活壓力很大,如果女兒去香港讀書,父母肯定有一方無暇顧及工作。吳女士也告訴記者,像她這樣讓孩子回深圳讀書的家長并不是少數:“以后應該會有很多人轉回來的,去香港是件很麻煩的事。”

新政策的出臺解決了雙非兒童家長在教育上的困難,社會福利的保障措施卻有待完善。據了解,目前雙非兒童只能通過學校統一購買社保,家長不能通過社區購買,成年后如何購買社會保險許多家長也并不清楚。另外,盡管能終身享受香港的免費醫療,但是香港公立醫療資源緊張,有家長透露很難排上號,私立醫療又十分昂貴。而且就算長期在內地生活,也不能享受內地的醫療保險。

也有雙非家長想放棄香港身份讓孩子重返內地,但是目前還沒有相關的戶籍返回機制出臺,一些家長希望能有相關機構推動此事,“多一種選擇是好事。“

有人妥協,也有人在堅守

陳紅為了方便日后移民,在一河之隔的香港生下女兒,后來移民計劃擱淺,女兒萱萱從今年9月開始往返深港兩地上學。但是看似順理成章的決定,陳紅的付出卻是以犧牲時間、精力甚至職業作為交換的。

萱萱還在讀幼兒園的時候,對陳紅的考驗就開始了。因為入讀香港官立小學需政府統一進行入學派位,所以每個家長需提前一年開始申請學校,共3個志愿名額,如果3個志愿名額都未被錄取,申請就會進入統一派位階段。統一派位保證讓每個孩子有學可上,但未必是申請者心中最理想的學校。對跨境家長而言,上學距離是慎重考慮的因素,如果被派到非常遠的小學,家長可以通過“叩門”來爭取最后的希望。

“叩門”指的是自主面試,家長若是不滿意統一派位的結果,可以帶著孩子去心儀的學校面試。一般每個學校會留出幾個“叩門”名額,用來擇優錄取個別學生。但是“叩門”名額少,競爭大,一般家長并不愿意走這一步。陳紅說,去年以防落選,她也為女兒做了“叩門”準備,帶著女兒去香港各大博物館、科學基地游玩,積累簡歷素材。沒想到在第一階段就被錄取了,得以入讀心儀的小學。

到了“叩門”當天,多個學校會同時開放名額,家長要帶著孩子趕好幾個學校,許多家長累的夠嗆,小孩子也可能因為體力不支遭遇面試滑鐵盧。因此,有些條件優渥的雙非家長如果在第一階段沒拿到理想的錄取,會選擇直接入讀學費高昂的私立學校。

家長除了入學前要“折騰”大半年,入學后的挑戰也紛至沓來。陳女士說,如果家里有一個跨境學童,雙職工父母肯定需要一方犧牲工作時間,騰出更多的時間照顧孩子。為此,她辭掉工作了7、8年的事業單位工作,選擇了一份時間更靈活的工作。每天早晚去關口接送女兒,錯過校車還要親自送女兒去學校,每周兩次去學校當義工,定期去學校開家長會,給孩子做課后輔導,這些現如今都變成了陳紅的“新功課”。為了縮短孩子上學放學的路程耗時,陳紅趕在開學之前,甚至把家從深圳北邊的布吉搬到靠近香港的文錦渡口岸附近。盡管付出了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陳紅坦言平時還是離不開家中老人的幫忙。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社會關注增多,便利措施逐漸完善

像萱萱這樣繼續留在香港上學的雙非兒童現在仍然很多。根據深圳邊檢的數據,目前往返深圳香港的跨境學童人數已超過 3 萬人。這個群體的適齡學童人數逐漸壯大,官方和民間公益組織也開始幫助這個群體。

深圳邊檢先后推出 “ 深港跨境學童專用通道 ”“深港跨境學童免下車查驗 ”等服務,開辟 " 學童候檢區域 "" 學童集合點 ",方便人數較多的口岸快速過境,安排專人進行候檢引導和通關查驗。深圳邊檢還在2013年使用跨境學童專用的電子ID標簽,每名學童的檢驗時間從原來的10秒縮減到2—3秒,方便在繁忙的上學放學時段縮短過關時間。

福田口岸專設的學童通道

于2010年成立的羅湖區跨境學童服務中心,結合香港和深圳兩地的義工團隊,為深港跨境家庭提供學童英語培訓、家長英語培訓、學童成長及發展小組等多樣化服務,幫助跨境家庭更好的融入香港社會。除了官方的義工團隊,也有專為跨境兒童服務的自發性義工組織出現。在萱萱每天經過的的文錦渡口岸,由跨境兒童家長組成的北飛關愛小組,每天都會在這里護送跨境學童過關,在孩子們上學放學的路上,做看護和管理秩序的工作,讓跨境學童能安全有序地去香港上學。

盡管這些年來出現了很多方便跨境學童過關的措施,但是仍然有些問題亟待解決。陳紅透露,目前跨境學童證件遺失需要7個工作日才能辦妥,意味著跨境學童7天內都不能回校上課,這對學生和學校的影響都比較大。有家長希望能出臺相關的措施,為遺失證件的跨境學童提供一些便利通道。

跨境求學背后,家長到底在意什么?

張麗是深圳某公立小學的老師,女兒婷婷今年讀小學了,但她表示不會讓女兒在內地讀書。“就是因為自己是一名老師,所以想在自己能力范圍內給孩子最好的教育。”除了教學質量上的差異,以家長和老師雙重身份來看,透明的家校溝通是吸引張麗把孩子送去香港讀書的原因。

近年來,內地家校矛盾事件多發,前有老師反映各類家長微信群成了隱形的負擔,每天都疲于應付。后有某小學老師一言不合把家長踢出家長群的新聞。張麗表示,作為一名一線老師,她也能感覺到老師和家長的地位不平等,相互之間缺少理解和尊重,出現矛盾也是不可避免的。在香港的官立小學,家校矛盾幾乎沒有,老師和家長之間保持正常的溝通之余,又給彼此留有一定的空間。

9月21號,記者跟隨跨境學童家長,一起前往香港參加家長會。當天有個環節是學校向家長介紹一款家校溝通APP,其中有個家長安裝APP時出現問題,現場有一位老師說:“稍等,我來幫你安裝。”后來旁邊的家長告訴記者,“那是副校長”。后續接連幾個家長舉手示意,那位副校長果真一個個親自去解決。后來,校長向家長分享學校今年推行的正向教育理念,讓學生感受到幸福,同時也呼吁家長參與孩子的成長。“家長可以隨時打電話給學校,有什么疑問我都會解答”。陳紅告訴記者,“香港的老師感覺都很親切敬業,班級的家長會都是每個家長一對一面談,內地做不到這樣關注每一個孩子。”

那又如何保持老師和家長之間的距離呢?原來每個學生都有一個通告本,需要每天帶回家。上面會記錄當天的作業和通知,家長如果有疑問,可以通過學校聯系老師。學校為了保護老師的隱私不會公開老師的個人聯系方式,一般都是經過學校聯系老師。通過這樣的方式,家長不必花心思討好老師,老師也能保證私人時間。

陳紅認為這可能與香港整體的社會風氣有關。香港人重視法律和規則,公立學校的教職員屬于公務員,受到《防止賄賂條例》第三條及第四條監管,還必須遵守《接受利益(行政長官許可)公告》的規定。任何人員未得行政長官一般或特別許可而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即屬犯罪。因此,即使是幾十塊港幣的禮物,教師也需要向學校報備。

盡管留在香港讀書不易,家長需要犧牲付出很多,陳紅和張麗都表示,會讓孩子在香港從小學一路讀到大學。像陳紅和張麗這些來自中產階級的家長,在本身接受過一定程度的高等教育之后,他們對教育成功的定義也許已經不在分數和成績,而是讓孩子在相對較好的教育環境中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而香港恰恰就提供了這樣一個環境——國際化且非常完善的教育體系,透明健康的家校關系,在跨境過程中,孩子會奔波在求學的路上,但是也培養了獨立性和勇氣。在深圳,乃至國內其他城市的公立學校,目前似乎都難以滿足這一部分家長的需求。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