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教育 >正文

金庸病逝,江湖已遠:在他筆下竟出現過這么多名師

網絡 2018-11-01 11:01:47 閱讀:

昨日,新派武俠小說一代宗師金庸逝世,享年94歲。

金庸本名查良鏞,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海寧,1948年移居香港, 金庸是新派武俠小說最杰出的代表作家,香港著名的政論家、企業家、報人,與黃霑、蔡瀾、倪匡并稱“香港四大才子”。

從20世紀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寫武俠小說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稱的字首,可概括為“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外加一部《越女劍》。

“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庸的武俠小說。”金庸繼承了古典武俠技擊小說的寫作傳統,又在現代的閱讀氛圍中對這一傳統進行了空前的技法與思想革命,開創了“新派武俠”的風格。

六十年來,其作品在風靡了全球華人世界的同時,也使中國特有的武俠小說創作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在他筆下,也有很多優秀的名師,今天我們一起聊聊。

第一位是俠客島島主

在《俠客行》這部小說當中,俠客島上的龍島主和木島主從沒與人動過手,但是大家都知道,這二人的功夫深不可測。為什么?其實很簡單,因為他們有一批武功一流的徒弟。

比如,他們有兩名學生,化名張三李四,在中原江湖行走多年,讓各門各派談之色變,幾十年來賞善懲惡,名震天下。要知道,在江湖上賞善懲惡若沒有些真功夫真是萬萬不可能的。而張三李四在江湖中想滅誰就滅誰,這就說明,他們的武功比同時代的武林高手要高出許多。

舉個例子,他們僅兩個人就封住了少林寺的大門口,不讓一個和尚出入,最后居然逼出了少林寺的方丈。這也說明少林寺雖然位居武學泰斗,但和俠客島的功夫相比,還差了幾個檔次。

張三李四雖然在江湖上很牛,可是在俠客島上未必就是最好的。當兩位島主讓學生列隊出迎的時候,張三李四是規規矩矩地站在第二排的第3個和第4個,從排位就可看出,他們屬于一般的學生。

再看看兩位島主的其他學生,人數眾多且個個低調,但個個都是高手,所以他們有能力了解江湖上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從而能夠公正地賞善罰惡。

這兩位島主的教學方法也很特別。他們針對李白的《俠客行》這部經典展開了深入反復的研究。這種研究方式有點像現在大學里培養研究生或博士生,通過討論、講座、辯論,甚至實際的切磋來深入了解問題,進而去解決問題。

兩位島主先后分批招收學生,一開始招收的是海盜里面最聰明的人,后來又找了中原才子,這些人如果去中舉、點翰林、中狀元都易如反掌,再后來兩位島主就直接去找已經成名的、有思想的武林高手一起研究、一起切磋。這個俠客島就有點像現在的研究院,他們倆就相當于研究院的院長,但是,如果說他們是名師,好像也欠缺一點。

第二位是金毛獅王

金毛獅王大家都很熟悉,他是《倚天屠龍記》當中的重要人物。由于命運坎坷,金毛獅王謝遜成了一個性格怪異的人,一方面他豪放、光明磊落、放蕩不羈,而另一方面他又多疑、反復無常、暴虐有加。

按道理來說,他屬于精神不太正常的人。現實學校教育體系中,這樣的人基本上不適合做老師,容易產生體罰現象。但在金庸筆下,金毛獅王深深地愛一個人——他的義子張無忌。

他知道這孩子長大應該去學功夫,他還知道這個孩子不可能一輩子呆在冰火島,所以他的心里有一種緊迫感,要在有限的時間里教會張無忌最多的東西,教會這個孩子最值得學的東西、教會這個孩子最應該知道的一些東西。而這點連張無忌的親生父母張翠山和殷素素也沒想到。

謝遜開始了對張無忌的一對一的教學實踐的時候,張無忌還很小,不可能接受那么多高深的武功。謝遜的做法就是把最高深武功的口訣和要領教給他,就算張無忌不理解也要他牢牢的記住。謝遜雖然非常愛這個孩子,但是在練武時非常嚴厲。

謝遜的這種教學法就有點類似于現在的“讀經教學法”——讓現在的孩子去讀論語、大學等古代書籍,即使孩子們不理解,也要先強迫孩子們記住這些拗口的古文,其實孩子們在不理解的情況下根本記不住。

也許金庸的教育觀點和現在那些推崇讀經的教育嘗試者比較接近吧,在他的筆下,張無忌八、九歲的時候記住的“七傷拳”、“九陽神功”的高級武功口訣,在長大以后都運用到這些武功里了,這對張無忌的武功進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比如張無忌在深谷獨自練習九陽神功時,猿猴腹中的書籍只是讓張無忌學會內功,但是張無忌的武功招式,大多數來自他少年時候在冰火島上面學習的(當然,乾坤大挪移除外)。謝遜的判斷是對的,張無忌很快就離開了冰火島。

如果當初按部就班地從踢腿沖拳開始學習的話,張無忌根本不可能學到什么東西,更不可能接觸到什么高深的功夫。那么,金毛獅王一肚子的學問武功就沒有辦法傳給張無忌了。按道理來說,謝遜他不應該是個好老師,但是他以一顆愛心,處心積慮地制定了培養張無忌的計劃方案,并且有效的進行了實施。最后的結果就是張無忌成了天下武功第一的高手。所以,如果說評選優秀啟蒙老師,或啟蒙教練的話,那金毛獅王謝遜還是當得起名師這個稱號的。

再來說第三位名師,小龍女

這位名師很特別,一輩子只教過一個學生,她的名字叫小龍女。小龍女教學經歷很淺,經驗也不多,可以說她江湖經驗極度缺乏,但是她在教育方面,至少有兩點值得稱道的。

第一,她對學生充滿愛心。小龍女從小生活在古墓里,她被訓練得心如止,很少有情感流露,她對待學生也是一臉嚴峻、不拘言笑,但是她是從心底里真心愛護學生的。

少年人,尤其像楊過這樣聰明細膩的孩子,對于這方面一定是非常敏感而且有深刻感悟的。也就是說誰對自己好,誰真的對自己好,他心里跟明鏡一樣清楚。所以,同樣都是嚴厲的老師,全真教的牛鼻子老道趙志敬在楊過心里就是分文不值。對于趙志敬的教導,楊過從一開始就是一種強烈的抵觸情緒,因為楊過感到這個老道只是在打擊他、訓斥他,出發點并不是真的為他好。

讓他感覺到的是,小龍女這位貌似冷酷的姑姑,卻是真心誠意地在呵護自己。所以,我們各位老師也應該知道并相信自己對學生的愛、對學生的付出,學生是能夠體會得到的。楊過他感受到了龍姑娘的關愛,而且永遠深懷感恩之心。他用心修煉有很大成分是為了姑姑而學,這就是我們教育上常說的“親其師、善其道”。

魯迅先生也曾經說過這么一句話:“教育的根植于愛”。這是一個絕對的真理,所有成功的教育一定是以愛為基礎的。

另外,小龍女的教學方法也很特別,完全符合學生的心理特點。對于楊過這樣的問題孩子,常規的說教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小龍女想了一個特別的方法——在密室里面抓鳥。這個方法是很好玩的呀!是能夠引發楊過的好奇心和好勝心的一種教學方法。你看,在我們課堂上面用引發學生好奇心和好勝心的教學方法,也往往能夠取得良好的教學效果。

將小龍女評為名師,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卷入了一場“師生戀”,這在當時的宋王朝是大逆不道的。因為在那個歷史背景下,師生屬于是兩代人,老師跟學生之間的愛情屬于亂倫的行為。

不要說在舊社會、在宋朝,就算放到現在,這個話題也是比較敏感的,正統的觀點估計很難接受。龍老師和楊同學如果穿越到現代學校里面,我估計也是要受到紀律處分的。但不管怎么說,小龍女用真誠的愛、扎實的功底以及恰當的方法,為楊過的武功生涯成功的開了蒙。小龍女即使評不上名師,也算是一位優秀教師吧。

第四位名師叫“毒手藥王”

大家對這個人可能不太熟悉,她是《雪山飛狐》當中的一個人物,是個和尚,法號無嗔。他擅長用藥,擅長治病救人,讓他名揚天下的并不是他的醫術,而是他下毒和解毒的功夫。

毒手藥王一共收過四個徒弟,最小的關門弟子叫程靈素。他的前三個徒弟功夫一流,但境界不高,品行不端,心狠手辣,貌合神離,彼此之間爭斗不斷。藥王也發現他這三個徒弟,雖然學到了不少功夫,但是沒有學到濟世愛人的情懷。

藥王覺得自己對毒藥的研究是建立在救人的基礎上的,但是自己的這幾個徒弟卻紛紛地滑向了歧途,讓他痛心不已。但是藥王畢竟是藥王,他晚年找到了一個可以繼承自己衣缽,同時也可以替自己清理門戶的徒弟——程靈素。

程靈素這個小姑娘重情重義,既講正義,又聰明、縝密。她不僅學會了毒手藥王的所有的手段,而且還掌握了《靈樞》《素問》這些醫學的經典。到后來她的功夫完全超過了她的師兄師姐,聰明才智也遠勝于他們。她甚至成功地種植了傳說中無色無味的劇毒——七星海棠,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意味著她的成就高于毒手藥王了,所謂“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最后這程靈素用自己的功夫懲治了敵人,清理了門戶,還保護了自己的愛人,出手自是不凡的。

我們再來回頭來看看毒手藥王培養弟子的經驗。第一,選材。毒手藥王吸取了前半生的教訓,為自己找到了一個能夠繼承自己思想的弟子。這個女孩兒不僅有很好的才德,還有很好的品德。一般來說,衣缽傳承不是弟子尋找名師,而是師父費心費力費時地去尋找徒弟。藥王找到程靈素,這本身就是他的一個成就。教師不僅僅是教書,還要育人。

毒手藥王意識到,只傳業授技是培養不出一個有益于社會的人的,也不能使自己本領發揚光大服務于社會。對于晚年的關門徒弟,毒手藥王心里很明白,她必須要有超人的功夫,才能保證把他的師衣繼承下去,所以她必須得到他的真傳。

在過去,師傅帶徒弟常常要留一手的,因此知識和技能在傳遞過程中,常常是處于衰減的一個規律,很多好東西由于師父的留一手而慢慢地失傳了。毒手藥王沒有走這個老路,藥王把自己所有的心得、體會、訣竅都一股腦兒地傳給了程靈素。事實上,藥王的眼光的確是對了,程靈素不僅全面繼承了藥王的本領,而且向前大大地發展推進了藥王的功夫,所以說,程靈素本身就是毒手藥王作為一個老師的巨大成功。

第五位名師,天山童姥

我最后說的這位名師就有點特別了,她的名字叫“天山童姥”,是《天龍八部》中的一個人物,是小說中一個邪教組織(逍遙派)的頭目,是個壞家伙。

天山童姥有個徒弟叫虛竹子,出身于少林寺。虛竹子從來就沒有拜過天山童姥為師,不過,虛竹子的武功、招式大部分都是天山童姥教的,這是怎么回事呢?

這當中有一個機緣。小和尚虛竹無意當中被無崖子注入了內力,獲得了相當于70年的逍遙派內功,陡然之間內力大增。但是,如果沒有天山童姥的教導,虛竹是永遠不知道怎么用這個內功的。天山童姥知道逍遙派的內功到了虛竹的身體里,要想把它摳出來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把虛竹給培養出來,培養成自己人,這個內功才相當于自己的。

因此,天山童姥對于虛竹的培養可以說是費盡了心思。因為從來沒有一個學生是如此的不愿進步,從來沒有一個學生對老師是如此的抵觸!這個虛竹虛頭巴腦、死守著少林寺的那點東西,對于天山童姥的教導異常反感,百般逃避。

為此,天山童姥真的是想盡一切辦法,苦口婆心、威逼利誘,包括使用美人計。用現在的眼光來看天山童姥的教學,那就叫做非正統教學。不可能是學生一直在抵觸吧,所以,她的教學當中有賭氣、有戲弄、有玩鬧,甚至有爭執,還有一些不可理喻。

但是回過頭來看天真童姥的教學和傳授,還是非常有計劃的,而且是循序漸進的,是符合教學規律的。當時,她正在一個非常時期,是在逃難的過程當中。

在逃難和練功之余,她還很用心地思考如何把眼前這個不怎么樣的原材料好好地敲打雕琢一番。我覺得天山童姥有點像現在學校里面那些勤勉的老師,對于一些笨學生,她們常常運用霸王硬上弓的功夫來進行教育。

對于天山童姥這種霸王硬上弓式的教學,虛竹子很是反感,唯恐躲之不及!但是沒用,他還是在被培養,他最終還是被培養成了一個一流高手。他學的那些功夫,比如“天山六陽掌”、“天山折梅手”、“小無相手”,這些一流的功夫足以讓他跟天下群豪一爭高下。

其實,你有沒發現,天山童姥更像現在的高三老師,再差的學生到了高三老師的手下,都能夠被培養出來和訓練出來,他們就具有天山童姥不遺余力、堅韌不拔的傳授功夫。其實,天山童姥在傳授的過程中,還是讓虛竹子小和尚從武功到精神都脫胎換骨了。虛竹子就有點像她手中的一塊石頭,完全地、被動地被她雕刻琢磨。這種塑造人的方式根本就不是按照虛竹子自己意愿來進行的,但在客觀上效果上,他成才了,而且成長得很迅速。

我們回過頭來分析一下天山童姥的教學手段,其實并不可取。但是從天山童姥的授徒經歷我們仍然可以得到一些啟發,天山童姥的授徒生涯說明:有時候,學生是不愿意學習某些內容的,是因為學生的思想和經歷沒有達到那個水平和層次,年輕時候的被培養的經歷,也許會對這個人的一生大有益處,最終學生還是會理解和感激的。

最后我還想說一說,天山童姥能夠把一個如此厭學、如此頑固、如此笨拙的一個少年,最終培養成一個超一流的好手,這足以說明天山童姥就是一位超一流的名師嘛!

天山童姥其實有點像我們學校里面的教科室主任,他們往往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讓我們的老師去成長,逼我們的老師寫教案、寫論文、寫教學反思,然后逼他們去參加各種比賽,最終把那些不愿意成長的、懶惰的、笨拙的小青年們、小老師們培養成一個個一流的教學高手。所以,我覺得給天山童姥一個教科室主任的崗位還是可以的。

還有一位名師,神雕

神雕作為名師,它最得意的弟子是楊過。雖然是一雕一人,但是神雕教楊過的教學方法堪稱是教科書級別的。

我們來慢慢分析:

首先楊過遇到神雕的時候只剩一只手臂,心灰意冷,萬念俱灰。這時候他哪里還有心思學什么劍法呢,當務之急是要改變楊過的心境,所以這位雕兄把楊過帶到了劍冢這個地方,讓他知道了世界上有一位獨孤求敗。劍冢的四把劍教會楊過的也不只是劍,而是起起伏伏的人生道理,帶他到這里來實際上就是為了解開楊過的心結,讓他有學習的欲望。

在楊過正式向神雕學習劍法的時候,神雕的教學方法也很有深度和高度,它沒有教楊過招式,只提供學習方法和學習環境,一種真實的模擬情境。比如為了鍛煉楊過的勁力,神雕讓他在洪水中和石塊對練,劍法就是靠楊過在水流中對練的過程中自己領悟。說來奇怪,一直練到深夜,楊過越練越興奮了,就跟我晚上睡不著很像,有時我準備這些材料,越準備越睡不著,越睡不著越不想睡。

楊過在練的時候,山洪漸漸小了,他那天就睡不好了。他在水中悟到了很多,順式、逆勢、橫削、倒劈等,這時候他心中才有了一種特別的感覺,以此使劍真是無堅不摧,劍上何須有鋒。楊過使過好幾把劍,什么君子劍之類的,自從練了這把比平時重好幾十倍的劍,再換了其他劍,什么劍法也使不出來了。因為普通劍在他手中輕輕一抖,劍就斷掉了,所以楊過就知道了,招式永遠是有限,方法卻能受用一生。

楊過在激流當中悟出來的東西是別人怎么教也教不會的。有沒有發現,在我們課堂上,我們很多老師希望教小孩子很多方法,教很多知識,其實知識和方法都可以過時的,而上課的思想、看問題的角度,那才是值得我們在科學課堂傳授給學生的。我相信大家讀了這個四劍銘,一定是會有所感悟的。

我們再來談談這個雕怎么教楊過的。除了我們剛才說的,神雕在教楊過之前,他對楊過練功時候的身體狀態有所了解,比如每天吃的東西要有增強內力的功效,有時讓楊過吃一個鮮紅的果子,有時讓他吃個膽。比如有一次楊過暈過去后,神雕讓他吃了蛇膽,他的身體就好了。由此可見,神雕對于楊過的學習不是想到哪就教到哪,神雕是有一套完整的教學體系。而且,獨孤求敗的四劍銘,給我們的感覺就是一套標準的教科書,提供了一個標準的流程來供參考。楊過沒有學習他的一招一式,卻在和神雕相處的這段時間里面,從劍法到心境都上升到了一個境界。

神雕還是嚴師,嚴格得不得了。楊過每次想放棄出水的時候,都被神雕硬生生地用翅膀拍回去,這個過程當中神雕沒有一句話,師徒之間的溝通只是靠神雕自身的動作和楊過的悟性。

有一次,楊過有了提防,神雕一翅膀揮過來,居然沒有拍到楊過,但是楊過心想:“這位雕兄逼我練功沒有半點松懈的樣子,既然它有這份美意,難道我還連個畜生不如嗎,反而沒有上進之心嗎?”于是端正了學習心態,重新入水。傳授學習方法,深入了解學生,再加上嚴格地監督,這位老雕雖然只是一個飛禽,但在授徒方面難道不是一等一的名師嗎?并且日后它還和楊過一起并肩闖蕩江湖,成了亦師亦友的關系,其實這種關系也是我們做教育者的一種追求。因此我覺得金庸筆下“第一名師”的稱號得給這只神雕,應該也算是名副其實了。回過頭來,我們再來看看“神雕”這二字,它作為名師,在金庸所有小說當中,正因為神雕才有了“神雕俠侶”,也只有神雕的名字出現在金庸小說的名稱當中。

好老師長什么樣?金庸用四個故事講透了

文/岳煒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一個人有過人之才,并不少見。而要想成為一個好老師,就沒那么容易。

一個好老師,不僅應該具備高尚的師者品行、精深的專業素養,還應該在傳道、授業、解惑方面,擁有獨到、高效的方式和方法。

怎樣做到這一點?在金庸的江湖世界里,他用四個故事,點出四個教學妙招,把這個問題講透了。

因材施教

在《射雕英雄傳》中,洪七公收傻小子郭靖為徒。

第一節課,洪老師沒有像郭靖的啟蒙老師江南七俠那樣,一上來就教他復雜的武功招式,也沒有再像中學老師馬鈺那樣教他去記什么內功心法,而是先了解了郭靖的武功根基,然后才開始授課。

他漫不經心地教了這笨徒弟幾個簡單的武功招式,由此將郭靖引入課程。我們來看:

(洪七公)說著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掌劃了個圓圈,呼的一聲,向外推去,手掌掃到面前一棵松樹,喀喇一響,松樹應手斷折……郭靖吃了一驚,真想不到他這一推之中,居然會有這么大的力道。

洪七公道:“這棵樹是死的,如果是活人,當然會退讓閃避。學這一招,難就難在要對方退無可退,讓無可讓,你一招出去,喀喇一下,敵人就像松樹一樣完蛋大吉。”當下把姿式演了兩遍,又把內勁外鑠之法、發招收勢之道,仔仔細細解釋了一通。雖只教得一招,卻也費了一個多時辰功夫。

郭靖資質魯鈍,內功卻已有根柢,學這般招式簡明而勁力精深的武功,最是合適,當下苦苦習練,兩個多時辰之后,已得大要。

在洪七公的悉心教授下,這套降龍十八掌像是專門為郭靖量身定做的一般,完全符合這個傻小子的自身基礎和資質。

是以,郭靖完全沒有感到枯燥,而且還對“自己能夠練好這門武功”樹立了堅定的信心,所以終有所成。

看見沒,洪老師幫郭靖這個“笨到姥姥家”的學生建立自信,進而循序漸進,練成絕世神功,靠的就是這“因材施教”的法子。

垂身示范

《飛狐外傳》中,少年胡斐于商家堡中與太極門叛徒陳等人打斗,敗下陣來。恰巧,紅花會三當家趙半山趕來,無意間救下胡斐。

趙半山是太極門的高手,大壞蛋陳禹的同門,但為人正直善良。他得知,陳禹背叛師門是為了學習太極門中的亂環訣和陰陽訣兩大絕技,于是便在制服他之后,當著商家堡中眾武林人士的面,背誦口訣,親身示范,將這兩大絕技活靈活現地展示在了大家面前。

表面上,他是在教陳禹,實際上卻是結合了他剛才看到的小胡斐對敵時的招式,巧妙地用自身的示范對其進行了點撥。

這一堂公開課,讓胡斐受益匪淺,武功境界上了一個層次。書中言道,“經此一番指點,胡斐日后始得成為一代武學高手。”

趙半山授拳,不僅有通俗易懂的理論解析,而且還有親身的示范。書中言道:

只見趙半山拉開架式,比著拳路,說道:“萬物都分陰陽。拳法中的陰陽包含正反、軟硬、剛柔、伸屈、上下、左右、前后等等……臨敵之際,務須以我之正沖敵之隅。倘若正對正,那便沖撞,便是以硬力拚硬力。若是年幼力弱,功力不及對手,定然吃虧。”

胡斐一直在凝神聽他講解拳理,聽到此處,心中一凜:“難道這句話是說給我聽的么?是說我與王劍英以力拚力的錯處么?”卻見趙半山一眼不望自己,手腳不停,口中也絲毫不停……

如果沒有趙老師的親身演練,別說是胡斐這樣的小孩子,就是在場的各位經驗豐富的武學專家們也難以在短時間內聽懂這兩門絕技的奧妙。

躬身示范,身體力行,能夠拉近老師于孩子的距離,讓知識傳授變得生動而活潑,乃是追求高效教學的不老法寶。

不拘于術

在《笑傲江湖》中,華山派武學宗師風清揚老先生僅出場一次,卻憑三言兩語,以深入淺出、醍醐灌頂的精準點撥,使令狐沖這個武功平平的年輕人以極快的速度成長為劍術高手,走入了新的武學天地。

這風清揚對江湖爭斗心生厭倦,在華山隱居幾十年不曾露面。

這日,他見華山弟子令狐沖與采花大盜田伯光在山洞外斗劍,經過一番觀察,忍不住出現在其身后出言指導。

他的這番指點,不僅對令狐沖大有裨益,而且也帶給我們為師者諸多的啟示。

風清揚一出場,就讓令狐沖將“白虹貫日”“有鳳來儀”“金雁橫空”等三十招華山劍法連在一起。這三十個招式令狐沖都學過,但出劍的腳步和方位卻無論如何也連不到一起。

于是,風清揚便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劍術之道,講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致。你使完那招‘白虹貫日’,劍尖向上,難道不會順勢拖下來嗎?劍招中雖沒這等姿式,難道你不會別出心裁,隨手配合么?”

這話可謂石破天驚,一下子就點透了天資聰慧的令狐沖,使其迅速提高了戰斗力。

接下來,令狐沖憑借這“隨手配合”的三十個劍招與田伯光相斗,但仍然因不甚熟練而被對方擊落手中劍,而且還被他用手扼住了喉頭,一時間難以脫身。

此時,風清揚說出了第二段話,更可謂一語驚人:

“蠢材!手指便是劍。那招‘金玉滿堂’,定要用劍方能使嗎?”

令狐沖聞言,靈光一現,以右手為劍,使出這招“金玉滿堂”,一下就將猝不及防的田伯光擊倒在地,這令他自己也大為驚嘆……這位風太師叔看似簡單的幾句話,卻讓令狐沖從此走進了一個新的武學境界。

風清揚說武論劍,其根本點在一個“活”字。若只在知識傳授上下功夫,那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的價值和意義何在?那些書本上的知識又有什么用?

幫助學生領悟劍意,不拘于劍招,才是最有價值的教學。

這一點,風清揚的做法與《倚天屠龍記》里張三豐向張無忌傳授太極劍的情節異曲同工、相映成趣。

平等互動

第四個故事,不涉及學武。

在《倚天屠龍記》中,小張無忌因身中“玄冥神掌”,來到蝴蝶谷找“醫仙”胡青牛醫治。

在治療過程中,小無忌調皮搗蛋,時常胡亂反駁胡青牛的醫學理論。而作為“醫癡”的胡青牛卻十分較真,常常一本正經地同小無忌辯論。實在辯論不過,就拿出自己所寫的醫學專著讓小無忌研讀。

有一次,張無忌信口胡吹,說人身上的“帶脈”沒多大用處。胡青牛便拿出自己所著的《帶脈論》,讓他去讀。

張無忌一路翻閱下去,雖然不明其中奧義,卻也知此書見識不凡,于是就他指摘前人的錯誤之處,提出來請教。

而胡青牛更是——

見這少年樂于讀他的著作,隱隱有知己之感,便將自己的得意之作取出以示。

張無忌的醫術越來越精湛。

就這樣,一位不愿傳藝的老師在與學生的辯論中完成了效率極高的教學。

平等對話不僅僅有利于知識的傳授,更有助于喚起學生生命個體的覺醒。這一點,在教學中無比重要。

胡青牛雖不是一位稱職的好老師,但他卻在不經意間詮釋了一個道理:俯下身子是最美的教學姿態。

四個故事,四個教學妙招,都指向一個核心,就是:尊重生命。

有了對生命個體的尊重,才可能因材施教,才可能垂身示范,才可能讓受教育者在知識規律的把握中迸發創造力,才可能在平等對話中以最好的狀態引領其成長。

相關閱讀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