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柱高度
獨木帆 >首頁 >八卦 >正文

鹿晗李易峰等頂級流量大洗牌,娛樂市場或將進入流量2.0時代?

網絡 2018-11-01 11:03:13 閱讀:

文:黎思琦

2015-2016年的湖南衛視跨年晚會上,TFBOYS、吳亦凡、李易峰、楊洋、陳偉霆、井柏然等一眾流量明星同時登場的一幕,被稱為行走的微博熱門。彼時另一微博熱門常見選手鹿晗身在浙江衛視,與跑男團共同撐起當晚的收視。隨著新年鐘聲的敲響,以“四大三小”為主的流量時代也正式開啟。

但是風輪流轉,隨著吳亦凡被爆“約炮門”、鹿晗公布與關曉彤的戀情,李易峰專注影視轉型、楊洋身陷“油膩”人設,TFBOYS成員單飛成立工作室,維持了三年的頂級流量格局開始被打破。

先是《偶像練習生》開啟了中國偶像元年,因C位出道而收獲巨大關注的蔡徐坤一躍登頂人氣巔峰,再是因網劇《鎮魂》在今夏走紅的朱一龍,短短幾個月內漲粉千萬,三個月拿下9項代言,商業價值榜飆升。

看似長江后浪推前浪,新人們的來勢洶洶要把老流量們拍翻在沙灘上了,但急躁的大眾市場,能留給他們發光發熱的時間又有多少呢?

“行走的熱門”輪為“明日黃花”?盤點頂級流量的高光時刻

2014年之前,人們熱議的明星還圍繞在趙薇、范冰冰、楊冪這類家喻戶曉的影視明星身上,甚至在騰訊娛樂發布的明星商業價值排行榜中,前10名單里女星也占據了八成,彼時娛樂圈被評價為陰盛陽衰,男星大多淪為陪襯。

到了2015年,第一財經周刊發布的明星商業價值排行榜中,前10名單中男女星比例變為對等,鹿晗、吳亦凡兩位剛在大眾視線里活躍不久的新人意外沖進了前10,憑幾部劇大火的李易峰更是直接沖上榜首。娛樂圈開始被新鮮的面孔承包,“小鮮肉”橫空出世,中國娛樂市場開始進入男色消費時代。

這一年,從韓國回來不久的鹿晗發了個人專輯,上了《福布斯》封面,加盟時下大熱的綜藝《奔跑吧兄弟》,并憑借兩部電影《重返20歲》《我是證人》刷屏大熒幕,建立起自己的流量帝國;同組合的吳亦凡從這個秀場走到那個時裝周,成為高大上是時尚圈新寵,從客串《美人魚》到主演《老炮兒》,意圖在電影圈獲得一二;這一年,憑借《古劍奇譚》翻紅的李易峰繼續用《盜墓筆記》制霸暑期檔,同時還捧紅了飾演張起靈的楊洋;這一年,TFBOYS的《青春修煉手冊》家喻戶曉,拿下各個音樂大獎的最受歡迎組合,并在《全員加速中》等眾多上星節目常駐,國民組合初具形態。

明星本是注意力經濟產物,在以往的造星模式里,明星先通過作品引發大眾關注,再配合以話題營銷,如李易峰、楊洋。隨著互聯網時代的演進,以鹿晗、吳亦凡為代表的“小鮮肉”憑借顏值和人設率先在網絡聚集粉絲,倒逼媒體和大眾關注,最終引爆資源。

這種集粉絲人氣、影響力、消費市場于一身的明星不僅改變了大眾對明星成名之路的固有認識,更是掀起了一個唯流量的時代。而這種流量至上的趨勢也催生了娛樂圈的跨界熱潮:偶像去演戲,演員來發歌,然后大家一起上綜藝賣人設。

對比百度指數,以鹿晗、吳亦凡、楊洋、李易峰為代表的四大流量小生這幾年數據此起彼伏,最高峰值都出現在有作品曝光的時期,如2014年暑期的《古劍奇譚》將李易峰推向搜索高峰,2015年初播出的《活色生香》熱度也不錯,到6-7月播出《盜墓筆記》時,其與楊洋的熱度又迎來新峰值,而楊洋的最高峰值則是在2016年8-9月偶像劇《微微一笑很傾城》播出期間。

值得一提的是,吳亦凡從2014年5月回國后熱度一直平穩,拍電影、時裝周走秀,看上去全是頂厲害的大資源,但其峰值卻是出現在2016年6月爆出的“約炮”事件,之后偶像人設崩塌,熱度持續走低。

而擁有強大粉絲基礎的鹿晗,從引發大眾討論“顏值時代”到討論“鹿晗時代”只用了六個月的時間,拿代言、拍電影、上雜志,加上國民綜藝《奔跑吧兄弟》的曝光加持,從2017年起,鹿晗的熱度攀升迅速,10個新增代言,累計品牌30+,量身打造的愿望季80億流量成為品牌聯合營銷的經典案例,首次主演的電視劇《擇天記》也播出了,成為當之無愧的頂級流量。

然而鹿晗的流量帝國崩塌于2017年10月8日,突如其來的戀情公布不僅讓服務器崩潰,更讓粉絲進入大型脫飯現場。今年以來,鹿晗熱度持續走低,7個代言被撤或未續約,與女友關曉彤主演《甜蜜暴擊》創收視新低,演唱會門票也被黃牛爆低價滯銷,唱衰之聲鵲起。

那么鹿晗flop了嗎?至少從艾漫數據發布的今年上半年明星價值榜單來看,鹿晗依然蟬聯了第一。但不可否認的是,鹿晗的帝國時代正在式微,影響力不復從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以鹿晗為首的四大流量小生也將迎來大洗牌。

流量1.0時代vs流量2.0時代,市場終將回歸理性?

“流量”標簽一但貼上,“靠臉吃飯”的印象就很難再改變。

選秀出道、當過歌手、演過偶像劇……進入而立之年的李易峰率先尋求改變。從《老炮兒》開始,李易峰漸漸開始了自己的轉型之路,到《動物世界》時,李易峰為電影拍攝直接消失了八個月,在當下曝光即流量,流量即價值的時代,是非常冒險的決定。而這一主動“退位”則給予了后輩更多機會。

今年的電視劇市場到目前為止,能稱之為“爆款”的不過三部而已。主打“爽”劇的《延禧攻略》因劇情反套路成功引起全民熱議,主演之一許凱一夜爆紅漲粉百萬;《香蜜沉沉燼如霜》網臺聯動拿下181億播放量,微博討論度高,“傻鳳凰”鄧倫也身家看漲,粉絲活躍度直線攀升,微博超話一度挺進前三;而《鎮魂》因題材限制、后期制作的薄弱,32億的播放量遠不及前兩部作品,但該劇依靠雙男主的演技成功躋身圈層爆款的代表作。

作為《鎮魂》的雙男主之一,朱一龍飾演的沈巍一角因貼合原著人設深受好評,初期在二次元原著粉中刷了一波存在,后續隨著劇情進展,朱一龍又憑借演技、表情包多次登上熱搜,成為眾多路人的墻頭。僅在該劇播出期間,朱一龍就漲粉600萬,甚至四次搞垮微博服務器,走紅速度讓他人望塵莫及。

劇粉帶來的熱度一般只有三個月,當劇播完,熱度也隨之散去。但隨著朱一龍在各種代言、活動、綜藝中的頻繁曝光,粉絲粘性也大為提升,購買力驚人。在日前歐萊雅重慶宣傳活動上,朱一龍的現身引發大規模圍觀。

同樣是在短期內超速上升的新星,因在《偶像練習生》中c位出道而備受關注的蔡徐坤似乎沒有復制前輩們的流量之路。當同期練習生在各種綜藝中常駐刷臉,為各種品牌活動站臺推廣時,蔡徐坤消失了,然后在出道四個月之際,一口氣推出了三首原創單曲,引爆粉絲狂歡。

過去,流量明星占據了娛樂行業大部分頭部資源,影視綜藝為了熱度向流量低頭,品牌為了銷量曝光也青睞粉絲多影響力大的藝人,人人都集代言、影視、綜藝于一身,以至于非頭部的藝人無人問津,也無甚可選。

隨著國內市場對待流量明星的態度回歸理性,流量明星對自身的認識也趨于清晰。偶像、歌手、演員這些職能的定位會愈加清晰,市場也會進入分眾時代。也許未來人們還是不認識蔡徐坤、朱一龍,但他們的流量地位是不可否認的。

熱點推薦

圖文焦點

獨木帆(www.xnfwa.icu)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 舉報投訴須知 | 作文
网球场网柱高度